夜讀迷 > 穿越小說 > 唐悠悠季梟寒 > 第1832章 2新的碰撞
    深夜七星級總統套房內。

    緋色爬上夏心念白晰的面容,她壓仰不住身體里那麻癢的滋味,粉潤的唇片,溢出了令她覺的羞恥的聲音,她難受的扯了扯領口,隨之而來的是身體里熱感的再度攀升。

    好熱心口猶如一座火山似的,想要噴涌,卻找不到發泄的出口。

    她為什么會在這里

    這又是哪

    意識盡失之時,她攀上了一個男人結實的身體。

    清晨陽光透過拉緊的米色落地窗,照進一縷光線。

    被折磨了一個晚上的女孩昏睡在床的一側,蜷縮著身子。

    昏睡中的夏心念,完全不知道厄運既將降臨在她的頭上。

    “茲啦”

    浴室的門,被一只男性的大手推開。

    走出來的男人身材高大,渾身結實緊實的肌肉暴露在空氣之中,完美的猶如上帝親手捏造,精工量奪的每一寸肌肉,都充滿著男性的力與美。

    男人沉步走到床邊,透過窗簾照進來的光線恰巧映著一縷在他的臉上。

    性感薄唇輕抿著,冰冷又高貴的氣質,讓人畏懼。

    幽冷的眸子在床單上一掃,微微掠過一絲訝色,第一次

    不過,隨既,漂亮的薄唇掀起一抹冷嘲。

    絲毫不會因為女人是第一次就能夠獲得他的額外憐憫。

    沖洗過后,男人收拾起地上的西裝,打算離去。

    只是,當他轉身要走的那一瞬間,鬼使神差般轉過了眸,目光清冷無溫的掃過,看到照進來的那一縷光線正巧映出女孩子肩背處一個精致小巧的心型胎記。

    “呵”

    一聲冷笑,男人轉身,從錢包里拿出一踏現金,疊放在床頭柜上。

    轉身,離去中午十點左右,夏心念暈暈沉沉的睜開了雙眼。

    入眼的是一間豪華的房間,這是酒店標配的設施

    她猛的坐起了身,卻一不小心牽扯到身體上的傷口,那種被撕裂過后的痛楚,令她發出了幾聲嘶嘶痛吟。

    該死的,她經歷了什么

    不過,從身體里傳來的那陣陣痛意,已經很明擺的告訴她,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了。

    美麗的小臉上,血色瞬間抽退,夏心念大腦空白一片。

    下個月就是她和嘉軒訂婚的日子了。

    而很顯然,昨天晚上和她一起過夜的男人,不是何嘉軒

    那又會是誰

    不論是誰,對于夏心念來說,都是最可怕最難于接受的沉重打擊。

    慌亂的眸子四處看著,突然,旁邊柜子上醒目疊著的錢,令她渾身驚起一陣陣的寒意。

    這錢是那個男人留下來的

    又是一陣天旋地轉,簡直比死還難受,惡心感翻涌,她想吐。

    夏心念在房間里呆坐了很久,才痛苦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血跡斑斑的床單,證明她已經失去了寶貴的第一次。

    她記得自己是在酒吧里喝醉了酒,被人送進了這個房間。

    可為什么她會在這里

    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幾個好朋友在一起喝的酒,是為了慶祝她的訂婚大喜。

    夏心念腦子亂成一團,至于為什么會在酒店里醒過來,只有找那兩個朋友問清楚了。

    再一次將目光轉向那柜子。

    那疊錢,很多,卻無聲的羞辱著她。

    夏心念想要將那些錢撕成碎片,可最終,她還是將它裝進了包里,她要找到那個混蛋,把錢砸他一臉。

    不敢多看這凌亂的房間一眼,迅速的離開了酒店。

    一樓的大廳夏心念剛要走出去,迎面就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跑車。

    車子上下來的兩個人,令夏心念腦子轟出一片的空白,渾身冰冷。

    “夏心念,你真的在這里,你來酒店干什么”

    未婚夫何嘉軒推開車門,不問原由,劈頭蓋臉就是質問。

    夏心念神色惶恐,就仿佛犯了錯的孩子,一雙美眸不安的閃動著,想要解釋什么,突然看見跑車上面又下來一人。

    這個人是她的堂姐夏舒然,在人前,她永遠都給人一種仙氣飄飄的素雅氣質。

    她看到夏心念衣裳不齊,長發凌亂,表情驚慌,就知道計劃成功了,她媚態如絲的和旁邊男人對視了一眼。

    在將這個女人趕出國之前,她還必須偽裝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望著她:“心念,你怎么會在酒店里

    你昨天睡在這里嗎”

    “堂姐,我”夏心念沒想到會一出門,就被未婚夫和堂姐抓個正著。

    這種巧合,此刻的夏心念根本就沒去細細思索,心虛占據了她整顆心。

    “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何嘉軒猛的伸手拽了她,目光死死的盯住她白晰柔嫩的頸項,英俊的面容陰沉密布,聲音更是透著冷怒。

    只見夏心念如雪般白晰嫩滑的肌膚上面,一處一處的紅痕,猶如櫻花盛放,映襯著白雪,像是被人用唇吻出來的。

    “這應該是吻痕吧

    心念,你昨天晚上是跟男人過夜了嗎”

    夏舒然掩藏眼底的痛快之色,假裝驚訝的問。

    聽到這句話,何嘉軒臉上怒氣更盛,黑沉著臉怒罵:“夏心念,你還要不要臉,我們下個月就要訂婚了,你竟然挑在你爺爺的生日宴這天和別的男人一夜快活,你對得起我嗎

    好,跟我走,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多么骯臟的女人”

    “不,嘉軒,你聽我解釋”夏心念嚇的魂都要飛掉了。

    如果她這副樣子被拽到爺爺的面前,爺爺鐵定要震怒,甚至會直接把她趕出家門。

    旁邊的夏舒然立即一臉譴責她:“心念,你怎么可以背叛嘉軒呢

    他對你那么好,一直當你單純的女孩。”

    “我沒有”

    夏心念痛苦的搖著頭,她真的沒想過要背叛自己的未婚夫。

    昨天發生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

    “不,嘉軒,你聽我解釋,不要帶我回家”夏心念苦苦哀求。

    何嘉軒冷冷發笑,半點情面不念:“好,到長輩面前,你可以解釋”

    半個小時后,夏心念被何嘉軒強行拽進了一間客廳。

    今天是夏老爺子的生日宴,夏何兩家長輩都聚在客廳里。

    “這是怎么回事”

    看到兩個人拉扯進來,兩家長輩臉上一片驚色。

    :.17174486579120.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