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緣來妻到,掌心第一寵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古堡的七秘密(6)
    費格斯正背對著他們坐在一張桌子前,動作非常優雅的拿著刀叉對著面前的東西進行切割的動作,然后把切好的東西送進嘴里緩慢的咀嚼著,從側面看來,他的表情一定是非常滿足。

    而他吃的東西

    林宇和秦晴已經面對面捂住對方的嘴,眼神痛苦的恨不得自己沒來過。

    那血淋淋的形狀,兩條胳膊和腿垂在桌子下面,胸膛被切口一堆腸子像蠕動的長蟲從肚子里流淌下來,眼看就要掉在地上了。

    而費格斯又舉起刀在肚子里切了一塊

    我操林宇忍不住了,

    秦晴以為他要喊,下意識的把他的眼睛也捂住。

    本來要吐出來的林宇突然顯然黑暗中,他的睫毛掃在秦晴的掌心上,秦晴有星星點點的癢意。

    林宇把對方的手扒下來,看到秦晴大半張臉被自己蓋住了,只剩下小半張臉和一張菲薄殷紅的嘴唇。

    原來在耳邊折磨的聲音仿佛都遠去,林宇沒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秦晴刷一下把手縮了回去,狠狠在他腰上擰了一把,然后轉身悄悄離開了。

    走了幾步又扭頭,看到林宇還在那不動。

    “我們先回去。”她無聲做了個口型。

    林宇又看了費格斯一眼,奇怪的是對方竟然完全沒發現他們。

    回到了房間,林宇第一時間沖進衛生間吐。吐完了一臉虛脫的走出來看到秦晴已經換了衣服在喝水。

    “你不惡心嗎”

    “惡心。”秦晴表情痛苦的說,“但是已經過去了,吐不出來。”

    林宇給自己順了順胸口:“太他們惡心了,蟲族都沒他惡心。”

    “你上過戰場”秦晴很奇怪的看著他,“看視頻當然不會覺得多惡心。”

    林宇沒吭聲,他這兩天從其他玩家嘴里多多少少知道了些來這個游戲的都是很窮,或者自身條件非常不好,聯邦軍校不收的人。

    他們的精神力和體力都是最低的,有生之年都可能無法突破。這樣的人聯邦不會浪費資源,只能當普通人過一輩子。

    但是總有些人不死心啊誰不愿意活的更久更舒服呢所以聯邦就開發了這款游戲,可以讓他們在游戲里提高自身的能力。

    也就是說,來游戲的人無論是體能還是腦力都非常差,在林宇看來,他們表現的甚至還不如一些藍星人。

    完全沒有高等種族的優越性。

    而顯然,秦晴也和這些人一樣。

    她不可能也沒機會去戰場,林宇轉移了話題。

    “很顯然,白天給我們吃的食物里,肯定有讓人昏迷或者睡著的藥,所以費格斯根本不擔心有人會發現他。”

    至于他們倆沒昏睡,估計是因為今天白天他們換了那杯咖啡。

    秦晴點點頭:“他在食物里下咒,然后把人吃掉,這樣來達成他長生不老的秘密。”

    兩個人對視一眼,看來他們已經找到了最重要的線索。

    “現在的問題是,這個副本的目的,是讓我們殺了費格斯阻止他繼續吃人,還是拯救那些被他害死已經變成惡靈的人

    ”

    秦晴剛說完,就聽到機械一般是聲音。

    玩家李競死亡。

    林宇和秦晴都楞了。

    “一定是費格斯剛剛吃掉的人”林宇又搓了搓胳膊,“太他媽惡心了,就不能打碼嗎”

    秦晴本來很沉重,被他這么一說笑出聲。

    走廊里突然嘈雜起來,玩家們都醒了。也不知道是藥效過去了,還是被系統吵醒的。總之都聚在外面討論,順便看看誰被吃了。

    秦晴在門口聽了一會,突然想到什么:“不對啊,我們看到費格斯吃人到現在過了有半個小時了,怎么才宣布玩家死亡”

    林宇看著她,兩個人的臉上都露出驚恐的表情。

    “太太殘忍。”秦晴臉上難看,“他他難道是要活著的時候吃掉嗎”

    那按照這個游戲的規則,死掉的李競會清楚的感覺到被吃的痛苦,從開膛破肚到”

    “嘔”林宇跳起來又沖進衛生間,在出來的時候他突然充滿了斗志

    秦晴:“”

    “我們要快一點,一定要把費格斯的秘密找出來”

    他絕對不要體驗自己一點一點被吃掉的感覺。

    兩個人躺上床,誰都沒力氣說話了,正要閉上眼睛睡覺。

    沙沙的電流音再一次響起來。

    玩家李競由于首次進入副本,豁免死亡。

    此次副本每人皆有一次豁免死亡的機會,還請諸位小心行事。

    每個人都有一次免死的機會

    林宇和秦晴大眼瞪小眼。

    “操”林宇突然大叫,“也就是說,可能會體驗兩次被吃掉的感覺”

    第二天,男仆準時來帶他們去餐廳。

    還沒進去餐廳就聽到餐廳里面在吵。

    “大家先聽一聽我說話”一個刀疤男漲紅了臉,大聲怒道:“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們說”

    “這個古堡的主人并不是什么好人”

    “他現在對我們這么好,就是就是在養豬”

    “他想把我們給吃了”

    原來李競就是這個刀疤男,昨晚被吃掉,又復活的人。

    他身上還穿著一套沾著血跡的正裝,很明顯就是復活之后一整晚都沒回過神來,一到了下來吃早餐的時間就趕緊趕過來揭露真相。

    可惜有勇無謀,費格斯不會這么容易被弄垮的。

    而且他說的這些不是明擺的嗎難道他以為人家就是來請他吃飯的嗎

    餐廳里面依然擺放著豐盛的早餐,但是此時因為李競的搗亂而無人享用。

    “大家不要相信他他在我們的食物里面下了毒”李競不知道費格斯下在他身上的是什么,只知道那東西對自己有害,“就是想要吃了我們”

    眾人表情各異,有的一臉驚恐,顯然和李競一樣才知道食物不對勁。而有的人沒什么表情,顯然是比較聰明,或者和林宇一樣察覺到不對勁。

    “你們昨天也聽到系統的廣播吧他

    說我死了一遍,當時就是因為我被他吃了”

    “他以為我是真的死了,所以今天才準備少了一套餐食”李競指出了一個又一個漏洞,“他沒想到我居然還會復活”

    林競還在說,林宇發現還真缺少了一套餐具。

    “噢,這位驚慌失措的紳士。”聽到這么嚴重的指控,費格斯的表情并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有些惋惜的看著他,“你真的是受驚過多了,所以才會把我當成那個殺人兇手,而且復活在這個世界上是真的存在的嗎”

    “怎么會不存在你都能夠為了長生不老吃人了,為什么我不能復活”李競咄咄逼人的反問,他經歷過一次生死劫難之后越發的渾身帶刺,“你一定很好奇為什么我還會活生生出現在你面前吧”

    “這位紳士”費格斯實在是沒辦法,蹙著眉低聲道:“我實在是不知道我該怎么與你說了,你要是這么認為的話,那我也沒什么可以辯解的了。”

    餐廳的氣氛一度僵持,只有秦晴和林宇仍然悠悠的站在旁邊看戲。

    “那個”有個看起來很內向的白浄男生突然出來說了兩句話,“我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什么我總覺得食物里有一股腥味。”

    “對我也覺得。”

    “啊我怎么沒吃出來”

    大家七嘴八舌。

    “應該就是了”李競激動得拍桌子,說得臉紅脖子粗,“你看都有人發現了他還打算蒙混過關這不是做賊心虛嗎”

    “我也喝出了腥味原來不只是我有這種感覺啊”

    “你為什么要下毒我們不是你的客人嗎”

    “天啊我要離開這里。”

    說這些話的一看就是npc,來混淆大家視線的。

    溫柔微笑中的堡主突然間抿平了唇角,湖藍色的美麗眼睛又一次閃爍著肉眼可見的陰霾。

    “雖然你們都知道了。”費格斯忽然冷笑了一聲,“那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阿爾,封鎖整個古堡,不要讓他們其中一個人逃出去外面。”

    “是,主人。”男仆恭恭敬敬的應下了這個命令,吩咐所有仆人開始關閉古堡所有門,熟練得好像已經做過了許多遍一樣。

    男仆們一個一個有秩序的將窗戶和門都封好,中間有人想要反抗沖出去,卻被這一幫看起來柔弱但是氣力卻大得驚人的男仆一一攔住,沒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男仆,他們只知道,他們越是掙扎男仆便越來越多。

    “要知道,吃一個只可以讓我續命一個月。”

    “你們這里的人,我要是全部一個一個吃掉,不要想逃走,就算你們跑出去,我在你們身上下了咒,也活不過七天”費格斯看著餐廳的大門被重重關上,臉上的笑容非常詭異,“不過你們可都是我的儲備糧,我不會這么快就把你們全都弄死的。”

    他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安撫,缺卻讓人覺得越來越可怕:“你們會一個一個死去,可能今天是這一個,明天是另一個,不知道自己死期什么時候到來,難道不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

    刺激個屁,也就是你這種神經病會覺得刺激。

    :.16164756578334.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