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81章 任性
    葉瑾還在琢磨著這三萬兩究竟是個什么概念啊江寧為了追漢紙,還真是下了血本啊

    嘖嘖真有一種夜北被土豪姐包養的既視感,而一旁的無價對此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主子能賣這樣的好價錢,作為屬下,那是與有榮焉啊

    草兒悄悄的拉了拉葉瑾的袖子,苦著臉道,“大小姐,可怎么辦啊人家郡主這么有錢,將來王爺會不會變心啊”

    “嘢說什么呢”葉瑾一頭黑線,“你哪只眼睛看到王爺對我動心了還變心變你個頭”

    草兒撇撇嘴,小聲嘟噥著,“真沒良心”

    葉瑾不去管草兒的幽怨,因為又有人出高價了,“四萬兩”

    江寧的臉上終于是出現了一抹怒火,召來旁邊的侍者道,“去打聽一下,究竟是誰這么不長眼睛,敢跟本郡主爭東西”

    那侍者趕緊應聲去了,江寧直接將價錢提到了八萬兩,索性撩起珠簾,站到了包廂外面的望臺上,這樣一下來,上上下下的人都看到了江寧。

    很多認識江寧的人看到這位女霸王,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江寧雙手叉腰,目光朝著那些包廂掃過去,大聲道,“這羊脂玉鐲本郡主要定了誰有錢就繼續出價啊”

    哇,這囂張勁兒,讓葉瑾都忍不住要給江寧點個贊了。

    下方的凌菲面上神色不變,仍舊是一臉標準的微笑,遙遙的朝著江寧施了一個禮,“原來是江寧郡主大駕,失禮了。”

    凌菲點明了江寧的身份,這些包廂里的人更不好跟江寧競價了,這么一個靈器雖然很珍貴,但是八萬兩也已經是超出了它的價值,畢竟只是一個中品靈器,只能施展五次,而且還只能是靈者才能用,江寧這樣志在必得的樣子,估計多少銀子也砸得出來,誰愿意白白做這冤大頭不說,還開罪了江寧

    看到無人再競價,凌菲果斷的敲定了八萬兩,再次朝著江寧施禮,“恭喜郡主,這只靈鐲屬于您了。”

    江寧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一轉身回到了包廂中,草兒等人都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她,葉瑾也朝著她豎起了大拇指。

    “郡主真聰明。”葉瑾不由的夸道。

    江寧見葉瑾都夸贊自己,也忍不住得意了一下,“本郡主這可不是以勢壓人啊是他們自己不敢跟本郡主爭的”

    “”拜托,有區別嗎

    “不過,這凌菲倒是還真是個人物,挺有眼力的。”葉瑾不由的透過珠簾朝著臺上的拍賣師凌菲望去,“郡主啊,人家賣了你一個人情,您以后對人家態度好點唄。”

    江寧“哼”了一聲,卻沒有再反駁葉瑾的話。

    說話間,那枚羊脂玉鐲已經送了上來,剛剛被江寧派去打探消息的是這也回來了,附在江寧耳邊小聲說了一句,江寧臉上露出了嘲諷之色,“原來是他我道是誰呢不過,他要這鐲子有什么用居然還敢跟我爭”

    “是誰敢跟咱們郡主爭鐲子”無價很八卦的湊了上去,懷里緊緊的抱著裝玉鐲的盒子,一臉的燦爛。

    草兒默默的鄙視了一下有奶就是娘的無價。

    “還不是那個”江寧頓了頓才道,“宮女生的”

    畫風轉變太快,葉瑾還沒反應過來,什么宮女生的

    不過無價已經反應過來了,一副了然的樣子,“原來是四皇子啊沒想到四皇子殿下居然也會對這靈鐲有興趣。”

    “是啊,他這個廢物,也想要靈鐲也不看看他配不配”江寧毫無顧忌的說道,一臉的蠻不在乎。

    葉瑾有點驚訝了,江寧這膽子也太大了吧這樣說一個皇子,就算這位四皇子殿下的生母只是一個宮女,但好歹也是蒼睿帝的兒子,是姓夜的

    “你這樣看著我干嘛”江寧回頭來看著葉瑾,“我的妝花了嗎”

    “郡主,你這樣說四殿下,不要緊吧”葉瑾忍不住小聲道。

    江寧哈哈一笑,“這有什么關系那個夜璞原本就是個廢物啊,還怕人說嗎一輩子都只能坐在輪椅上被人推來推去,生母還那么低賤,生在皇家真是悲哀”

    說著,江寧還壓低了聲音湊到葉瑾耳邊道,“聽說陛下那次是喝醉了,他的生母才趁機爬上了陛下的龍床,后來就有了他他那個下賤的生母在生產的時候就死了,他是太醫剖開他生母的肚子取出來的,一出生,腿就有殘疾,可見啊低賤的人,是受不起這樣天大的福氣的”

    葉瑾默了默,傳言未必就是事實,至于那宮女究竟是如何死的,夜璞的出生又有什么隱情,真相怕是早就掩蓋在深宮內院的黑暗中了。

    “四殿下還未被封王嗎”葉瑾很敏銳的發現了眾人對夜璞的稱呼,是皇子,而不是王。

    “是啊”江寧點點頭,“陛下一直沒有給他封王,就算是將來給他封王,最多也就封他一個郡王而已,哪兒比得上北哥哥,早就是親王了。”

    說著,江寧揚起了下頜,一臉的驕傲。

    葉瑾對夜北的出生也是聽說了一些,真不知道江寧這莫名其妙的優越感是從哪兒來的。夜璞的出生至少還有據可查,而夜北

    不過,蒼睿帝對夜北的寵愛,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啊

    拍賣臺上又拍出去了幾件賣品,不過,都沒能引起眾人的注意,直到一本書的出現。

    “這是一本不知年代的古籍。”凌菲拿起那本破得快要爛掉的書,“古籍已經殘缺,字跡也已經模糊,很難辨認,只能初步判斷是一本藥典,但是這本古籍上有一些靈力波動,所以起拍價是一千兩銀子。”

    大廳里的人都發出一陣噓聲。

    一本年代久遠又殘缺的藥典,根本就沒有什么價值,就因為上面有一點靈力波動就要一千兩銀子就算是十兩銀子也不值吧

    過了好久,都沒人出價,凌菲的臉色稍微有點難看,看來這本書是要流拍了。

    “郡主,您能不能幫我把這本書拍下來”葉瑾對身邊的江寧道。

    “你要這么一本破書干什么”江寧詫異的看著葉瑾,“你沒聽凌菲說嗎連字兒都看不清了,還是殘缺的,又是藥典,拿來干嘛”tqr1

    https:.774684331874.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