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101章 冤家
    江寧遠遠的瞇眼看著,見李氏帶著葉玲下了馬車,不由的嗤笑了一聲,“果然是她們啊還真人生何處不相逢呢你說是不是啊小瑾”

    葉瑾看著從馬車上走下來的母女倆,沒有絲毫的意外。長安侯府其他人怎么敢在明明知道江寧在這里的情況下,還穩穩的坐在車里呢只有她那個自持是皇后親侄女的繼母,才會有這樣的膽子。

    不過此刻還是被江寧“請下”馬車,看上去就顯得有些狼狽了。

    李氏讓身邊的丫鬟整理了一下自己和葉玲的衣飾,剛轉身,便聽到葉玲的一聲驚呼,“那個賤丫頭居然在這里”tqr1

    葉玲看著打扮之后的葉瑾,如同一朵出水芙蓉一般,沒有了往日在她面前那如同受驚小獸一樣的惶恐瑟縮,而是大大方方的站在江寧身后,那丫的氣度,幾乎讓葉玲覺得自己認錯了人

    可是,她怎么可能認錯呢

    那張曾經可憐巴巴的臉,曾無數次的在自己面前留下委屈的眼淚。她每次看到葉瑾流淚,心情就會無比的暢快。

    可現在,那個女人,居然面帶著微笑站在那里,自己卻已經無法像以前那樣任意的欺辱她了

    一想到這里,葉玲就忍不住一陣咬牙切齒。

    李氏也看到了葉瑾,臉上明顯劃過了一抹詫異。

    沒想到葉瑾是越來越漂亮了,身子仿佛也長開了一些,高了些,也比以前稍稍胖了些,不再是以前那般瘦骨嶙峋的可憐模樣了。

    李氏打量著葉瑾和葉瑾身邊的江寧郡主,瞬間又覺得江寧郡主今日刻意刁難自己,肯定也有葉瑾一份功勞,于是一張臉也跟著黑了下來。

    “走,過去。”李氏不動聲色的對葉玲道,“一會兒不要亂說話”

    “娘那個臭丫頭如今”葉玲沒有說出來,但是李氏知道葉玲在說什么,葉瑾的變化,太大了。甚至讓李氏都覺得這里面透著詭異除了那張臉,如今的葉瑾哪兒跟從前的葉瑾有半點相似

    “她到底叫我一聲母親,不敢在我面前拿喬”李氏打斷葉玲的話,“她現在不過是仗著北王府,等北王垮了,她又能仗著誰”

    葉玲聽母親這樣說,臉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挺起胸脯,跟從前一樣,一臉傲氣的瞪著葉瑾,跟在李氏的后面,朝著江寧走過去。

    “長安侯夫人攜小女見過郡主。”李氏對著江寧行了一個半禮,神色不卑不亢,的確是沒打算將江寧放在眼里的樣子。

    葉瑾沖著李氏行了一禮,“見過母親。”又對葉玲行了一個平輩禮,“妹妹別來無恙。”

    這一問禮,周圍人一片嘩然,原來那個跟在江寧郡主身后的女子,就是新晉的北王妃,長安侯府嫡長女葉瑾那個京城里有名的草包

    可是,這女子無論從容貌和氣度上來看,都跟傳說中的那個草包沾不上邊啊

    葉玲并沒有給葉瑾還禮,而是冷哼了一聲,將臉轉到一旁,一臉的不屑一顧。

    葉瑾卻并不為忤,臉上仍舊是掛著淡然的微笑。

    周圍人卻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葉玲,再怎樣,葉瑾是長姐,現在又是上了皇家玉牒的親王妃,品階自然是在葉玲之上,葉玲無論是從尊卑從長幼,都應該恭敬的還禮才對

    李氏立即注意到了周圍人的目光,對著葉玲道,“玲兒,還不快給你長姐還禮”

    葉玲一咬牙,最終還是草草的給葉瑾還了一禮。

    “長安侯夫人聽說你故意擋著本郡主的道,不讓本郡主去為皇上皇后祈福啊你這是什么居心啊”今天的正主,江寧終于開口了,而且,還一開口就帶上了皇上皇后,這讓李氏神色一變,立即開口辯解道,“郡主,臣婦如何敢擋您的道著實是長亭侯夫人挑釁在先,縱容賤仆沖撞了我們侯府的馬車,這才會擋了郡主的道啊”

    “長安侯夫人,您可不要信口雌黃明明是你府上的馬車故意撞了我們的馬車郡主啊,您是最公正不過的了,可要為我們長亭侯府做主啊咱們侯府不比當年了,見了長安侯府的馬車都要退避三舍,如何敢沖撞長安侯夫人啊明明就是長安侯府的馬車撞了我們侯府的馬車”長亭侯夫人也是個會演戲的,一臉委屈,就差潸然淚下了,還指著旁邊看熱鬧的禮部尚書夫人道,“尚書夫人可以為臣婦作證的啊”

    禮部尚書的夫人一臉為難的看著長亭侯夫人,又看看李氏,欲言又止,給人的感覺就是想要幫長亭侯夫人說話,卻又畏懼長安侯府的勢力,不得不謹小慎微的樣子。

    哎喲這可都是演技派啊

    李氏氣得臉發青,以前這長亭侯夫人的確如她所言,見到長安公府的馬車,都會繞著走。可如今長安公府變成了長安侯府,這些跳梁小丑就敢欺負到她的身上來了如今更是信口雌黃,顛倒黑白

    這長亭侯府的馬車主動撞過來是真的,而她毫不相讓也是真的,但今日之事,的確還真不是她挑起來的李氏心里這個憋屈啊平日里都是她橫行霸道,今日卻被人擺了一道這口氣如何能忍

    “哈哈尚書夫人,您不必說了,本郡主都看明白了。”江寧指著李氏道,“長安侯夫人,本郡主限你立即將馬車挪開,將管道讓出來,否則本郡主不介意跟你一起回宮找皇后理論理論你這當街撒潑,還真是給皇后娘娘長臉”

    “郡主”李氏氣得直哆嗦,“您這話言重了臣婦可沒有撒潑,更沒有給皇后娘娘丟臉是她們誣陷臣婦您不分青紅皂白就給臣婦扣下這頂帽子,臣婦不服”

    “喲還有人敢這樣跟本郡主說話呢今兒個太陽真是打西邊出來了。”江寧笑了起來,周圍的人卻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她回過頭去,看著葉瑾道,“小瑾啊,我總算知道為何當初長安侯府會在你病得要死不活的時候,將你抬進北王府了你這個繼母,還真是厲害啊”

    https:.774684331897.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