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109章 綠帽子?
    “又提著茬”葉瑾是真怕了這句“公子人如玉”了,當初她只是隨口一說,哪知道會引來這么多后續

    “王妃主子,咱現在是北王妃了,不能再跟那小白臉有牽扯了啊”無價仍舊是壓低聲音,語重心長的說道,“您要是再跟那小白臉有牽扯,就太對不住咱主子了咱主子頭上可不能帶綠帽子啊”

    “你胡說什么呢”葉瑾沒好氣的說道,“我什么時候跟蘇世子有牽扯了你別胡說八道啊我之前根本都不認識他好嗎”

    “是嗎”無價一臉的不信。

    “不信拉倒”葉瑾不理他,“你這么著急來找我,就是為了告訴我這件事兒”

    “不是,是郡主,見你這么久沒回去,擔心你會遇到危險,就讓我出來找你了,說起來,郡主這丫頭,對你還是不錯的。”無價嘻嘻的笑著,“要不,以后就讓郡主做咱側妃也行啊”

    葉瑾瞪了無價一眼,“這事兒啊,你去跟你家主子商量,別做什么側妃了,休了我,娶來做正妃多好人家郡主家里是掌控著一道靈脈礦的,到時候,你修煉用的靈石啊,管夠。”

    說罷,葉瑾提起裙擺不理無價,徑自朝著禪房而去,無價趕緊追上去,“哎喲,王妃主子,屬下這不是跟您說笑嘛您這是生氣了別氣,別氣,您抽我,抽我這張嘴啊您回去可千萬別告訴王爺啊,王爺要是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啊”tqr1

    “你還知道害怕”葉瑾頭也不回的說道,無價跟在后面繼續討饒,兩人一前一后,回到了禪房,可江寧卻不在禪房中。

    “郡主呢”葉瑾轉頭看向無價。

    無價撓頭,“明明剛才還在呢,大概也出去瞎逛了吧”

    “蘇世子什么時候走的”葉瑾微微蹙眉。

    “走了一會兒了。”無價笑道,“難道您還怕蘇世子把郡主給拐走了你放心,郡主就是倒貼,蘇世子也不敢”

    “別嬉皮笑臉的。”葉瑾瞪了無價一眼,“我們去找找郡主”

    “哎喲,屬下的職責是保護您,郡主不會有事兒的。”無價不愿意去。

    “你究竟去不去”葉瑾有點冒火了,“你不去,我一個人去”

    “好好好我去”無價無奈,趕緊跟在葉瑾身后走出去,在靜安寺的后禪院到處亂竄。

    其實江寧得罪的人更多,她那張嘴,不管是誰,想罵就罵,想打就打,恨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就像剛才,平白無故的就把恭王得罪了。

    其實很多時候,江寧的鋒芒也太過了一些,葉瑾不明白的是,江寧不是個笨的,為何卻不懂得收斂自己呢難不成是真的被寵壞了

    葉瑾和無價找了一圈,整個后禪院都沒發現江寧的蹤跡,這下,連無價都有點慌了。

    “王妃主子,這郡主不會真的出事兒了吧這才一眨眼的功夫,她究竟去哪兒了”無價道。

    葉瑾想了想,“咱們不能在這里亂碰了,走,找人幫忙去”

    “找誰”無價一愣,看著葉瑾的眼神有點怪異。

    “當然是蘇世子了”葉瑾沒好氣的道,“誰讓他來拜見過郡主他是最后一個見到郡主的人,不找他,找誰”

    無價都覺得今兒個蘇世子似乎有點冤大頭。

    兩人很快找到了蘇昊所在的廂房,蘇昊竟然也沒有在廂房中,這讓葉瑾更添了幾分懷疑。

    “王妃主子,郡主失蹤不是小事兒,咱們要不要馬上通知王爺”無價終于有點繃不住了,好歹是他護送葉瑾和江寧到靜安寺的,要是江寧真的出了點什么事兒,第一個擔責任的就是他

    “不要著急。”葉瑾還算鎮定,“就算你現在想要將這個消息傳給王爺,等到他來想辦法,也來不及了咱們必須盡快找到郡主,她一個姑娘家,失蹤的時間越久,就越危險而且,咱們若是大張旗鼓的去找她,對她的閨譽也有影響。郡主應該還在山上,走,跟我去找這靜安寺的住持”

    “好。”無價聽葉瑾這樣說,心中也稍稍安定,沒想到王妃到這個時候,還能冷靜的分析,還真有點像自家主子。

    兩人直奔后禪院,去找靜安寺的住持慈寧大師。

    可是,慈寧大師的廂房門口有兩個小沙彌守著,“兩位施主,住持大師正在見貴客,請兩位稍等。”

    “我們的事情很緊急,你們快讓開”無價直接推開其中的一個小沙彌,另一個驚呼一聲,“施主這里是靜安寺”

    “小師傅,我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求見住持大師”葉瑾沖著那小沙彌道,“我是北親王府王妃”

    那小沙彌一愣,無價已經推開了廂房的門,沖了進去,葉瑾提裙跟上,廂房里面的確是有貴客,這位貴客便是恭王。

    恭王見胡亂闖進來的葉瑾和無價,臉色一沉,站起來道,“北王妃何故這般匆忙這里是靜安寺,不是北王府。”

    “恭王爺告罪”葉瑾對著恭王施了一禮,對旁邊的慈寧大師道,“住持大師,江寧郡主剛才在禪院廂房失蹤了,我們已經找遍了整個后禪院也沒見到郡主郡主身份貴重,若是真有個什么閃失,靜安寺也難逃干系,冒犯之處,還請大師恕罪”

    “什么”那慈寧大師自然是知道江寧郡主是誰,立即站起來,“北王妃,江寧郡主失蹤了”

    旁邊的恭王也一臉詫異,“江寧怎么會失蹤”

    “前后就半盞茶的時間,郡主就不見了。”葉瑾繼續說道,“郡主最后一個見過的人,是蘇世子,我們剛剛去尋蘇世子,蘇世子的廂房中也沒有人。”

    恭王立即道,“莫不是郡主的失蹤,跟蘇世子有關”

    “這得尋到蘇世子才能知道。”葉瑾道,“現在一切皆有可能恭王爺,雖然之前江寧郡主對您多有冒犯,但是您不要與江寧計較,幫忙尋找郡主”

    恭王的臉色頓時不自在起來,剛才眼底的一絲幸災樂禍也消失了,這葉瑾一句話,就將他也列為了“嫌疑人”之一,他不知道葉瑾這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之語,反正慈寧大師此刻的目光已經在他身上飄來飄去了。

    https:.774684331906.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