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203章 不是那么軟弱
    他的小瑾,從來都是這般的堅韌。

    是啊,從前那般艱難的日子,她都挺過來了,所以,即便是面對如今的失明,她也能夠表現得比一般女子更加堅強。

    葉瑾抱著夜北,輕輕的在他背上拍了兩下,似是在安慰夜北一般,“夜北,你別擔心我,我沒你想的那么軟弱讓我想想讓我想想我為什么會突然看不見了嗯,或許是跟這幾日我一直在昏睡有關系,哎,真是不該這般大意這樣的突然失明,應該是腦部供氧不足造成的,嗯,恢復起來會很快的,不麻煩”

    葉瑾說到后面的話,夜北有些聽不懂,但是他聽到葉瑾說恢復起來很快,那顆砰砰亂跳的心,終于是安定了一些。

    “小瑾,你先好好休息,調養一下身子,再醫治眼睛。”夜北仍舊是緊緊的抱著葉瑾,“是啊,你的醫術那般高明,就連我身上的毒,你都能給我解了,你當得上咱們大炎朝的神醫二字,這眼疾如何難得到你”

    “呵呵是啊。”葉瑾沒想到自己此刻還能笑得出來,“我還能給自己開方子,扎針呢”

    “”夜北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只是伸手揉了揉葉瑾的頭發,“小瑾,今晚我不走了。”

    “啊”葉瑾身子一抖,“夜北,你可不許趁人之危啊”

    “你想哪兒去了我只想留下來陪陪你。”夜北突然有點哭笑不得了,“我是那趁人之危的人嗎若是想要趁人之危,我早就”

    “那倒也是”葉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好,我一個人呆在屋子里面,也許會怕,我們閑聊幾句吧。”

    “好,你既然不肯給我講你小時候的事兒,我給你講講我小時候的事兒吧”夜北抱著葉瑾躺了下來,兩人抱在一起,卻沒有那種旖念,就單純的躺著。

    葉瑾豎起耳朵等著夜北說他小時候的故事,可等了半天,夜北才來了一句,“其實也沒什么好說的”

    “”葉瑾無語,大哥您要不要這樣吊人胃口

    兩人就那樣靜靜的抱著,后來,葉瑾居然再次睡著了。

    夜北看著懷中熟睡的女子,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頰,呢喃道,“早知道今日你會看不到,我就不該顧著自己,沒跟你見一面,你直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夫君長什么樣子,是我的錯,對不起小瑾。”

    說著,他用自己的嘴唇,蜻蜓點水一般的挨了挨葉瑾的額頭,“小瑾,那不是情話,我夜北說到做到,你看不見的時候,我便是你的眼睛,我是你的丈夫,我喜歡你。”

    夜北再次緊緊摟著葉瑾,將葉瑾的頭摟到自己的肩頭上,這才靠著葉瑾臉頰,閉上了眼睛。

    過了許久,葉瑾緊閉的眼睛里面,緩緩的滑下了一滴淚來。

    誰不愿這一生,能將一顆心交給一個人,但望他能珍惜,能將它好好安放夜北,我可以將我的心交給你嗎

    葉瑾突然覺得自己之前是有些矯情了,夜北是這個世界的人,可并不代表他就一定會娶一窩子的老婆啊自己都沒有問過他一句,便覺得他會娶一窩老婆來,以至于處處提防著自己這顆心會被他偷走,這對他是不是不太公平

    可為什么從來沒有問過他一句呢

    葉瑾反復的在心頭琢磨這個問題,最終她的腦子里面突然浮現出一個念頭來難道,自己是在害怕得到答案害怕得到那個不希望得到的答案,會讓自己徹底的失望乃至于死心于是,自己寧愿糾結著愛與不愛,糾結著那個希望,也不愿意去將那個希望徹底的抹滅掉。tqr1

    天哪我葉瑾什么時候也變成了一個這般麻煩的女人

    葉瑾很想捂臉,也很想將夜北搖醒,問他那個問題,可最終,她還是什么都沒做,而是靜靜的伏在夜北的懷中。不管明天如何,至少今夜,夜北的懷里是溫暖踏實的,是安穩的。

    或許睡一覺起來,就能看到了呢

    第二天,葉瑾在夜北的懷中醒來,她并不知道夜北早就醒了,但是見她睡得香甜,便一直維持著那個姿勢,等著她醒來。

    “醒了”夜北見葉瑾睜開了眼睛,輕聲問道。

    葉瑾睜大了眼睛,坐起來,四處看了看,“夜北夜北”

    “我在我在”夜北摟著葉瑾,“我一直在你身邊。”

    葉瑾伸出手,摸著夜北的臉頰,“我我能感應到一點點的亮光了。”

    “是嗎”夜北驚喜的道,“你能感應到亮光了那你能看到我嗎”

    “還看不到。”葉瑾微笑著搖搖頭,“只能感應到一點點的亮光,不過,已經比昨晚的情況好很多了,看來,我的猜測是沒錯的,我這是暫時性失明,會慢慢的好起來。我再開個方子,嗯,也可以扎幾針”

    “真好。”夜北坐起來,不待葉瑾把話說完,便將葉瑾摟在懷里,“你差點嚇死我,你知道嗎”

    “夜北”葉瑾發現自己又被夜北給抱住了,“你你真的喜歡我嗎”

    “不喜歡的人,我都不會碰她。”夜北將頭放在葉瑾的肩膀上道,“連衣角都不會碰。”

    葉瑾不禁勾起了嘴唇,猶豫著開口道,“可是可是在我以前生活的地方,一個男人,只能娶一個女人做妻子的。”

    “嗯”夜北不解的看著葉瑾,想了想,笑道,“你們葉家的確是有祖訓,男兒只能娶一位妻子,除非是正妻進門七年無所出,否則不得納妾。這倒是個有趣的祖訓。”

    夜北又想岔了,不過,葉瑾也沒打算解釋,只是偏著頭對夜北道,“你只當這是有趣嗎”

    聽這家伙的語氣,好像對葉家的祖訓頗不以為然,看來,還是個大男人主義的家伙

    “小瑾,你是不是想問我,會不會納側妃小妾”夜北突然輕笑一聲,看著眼前的葉瑾,頭發凌亂,嘟著小嘴,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鄙視。

    瞧,小瑾鄙視人的時候,都這樣好看。

    葉瑾臉一紅,“不問了你們這里的男人,都一個德行我娘不是已經給長安侯生了一個我嗎他還不是又娶了李氏那個惡婆娘娶個老婆來,又不好好管著,讓他老婆天天虐待我可見,祖訓是一回事,男人的本性又是另一回事”

    https:.774684332024.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