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267章 狼狽
    “額沒,沒什么。”夜玨慌忙掩飾道,“或許是天氣轉涼了,有些氣悶,不太舒服。”

    “哦,若是不舒服的話,便去找御醫開個方子。”夜璞略帶關切的說道。

    “多謝皇兄關心。”夜玨點點頭道。

    兩人便沉默了下來,夜璞眼角的余光卻落到了葉玲的身上。

    長安侯府二小姐,那不是葉瑾的妹妹嗎

    今日賢妃明顯就是想讓那丫頭難堪,又看夜璞這副魂不守舍的模樣,難不成兩人之間有點什么瓜葛

    夜璞又不動聲色的將目光落到了葉瑾的身上,不過只是淡淡一瞥,便挪開了。

    不知道怎么的,當他看到脊背挺得筆直的葉瑾坐在那里,心里不由的泛起了一絲異樣,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他也說不清楚,只是葉瑾方才的樣子,還有她說過的話,總會在他的腦海里面浮現。

    她真的是這樣想的還是在自己面前作秀

    夜璞端起酒杯,一口將杯中的酒喝盡,再輕輕搖了搖頭,想要將腦子里面那些畫面甩出去,可目光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往葉瑾的方向掃。

    這邊婁勵端著酒杯,一直盯著那群跳舞的宮娥,看上去很有興致的樣子,一雙略顯狹長的眼睛里面透著不明意味的神色。

    一舞曲罷,蒼睿帝象征性的舉杯,敬了婁勵一杯。

    畢竟,人家不僅僅是東籬國的二皇子,還有可能是紫云宗的少宗主,自然當得起蒼睿帝敬的這杯酒。

    群臣自然也跟著舉杯,一時間,婁勵坐在那里頗有點眾星拱月的感覺。

    “多謝陛下”婁勵不卑不亢的也舉杯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這個時候,殿外突然傳來一個女子柔美的聲音,“阿奴愿為陛下獻舞一曲”

    眾人刷的轉頭朝著大殿門口望去,一個女子身著緋紅的霓裳羽衣,猶如一道霞彩一般的站在那里,高高的發髻上別著一朵盛開的牡丹,除此之外,再無別的飾物,但她一抬頭間,卻透出一種清冷、雍容的氣息,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面閃爍著光芒,仿佛一下便將整個大殿給點亮了。

    她便那樣輕盈的走了進來,鼓樂之聲緩緩響起,她一步一個鼓點,那鼓點仿佛就在人的心上敲打,而她正一步步走進在場每一個人的心里。

    蒼睿帝的眼神瞬間便直了,仿佛忘記了身邊還有別人,差點就要站起來,一旁的太后忍不住開口道,“陛下。”

    蒼睿帝這才回過神來,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抹尷尬,皇后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坐在下面的后妃更是伸長了脖子,想要看個明白,眼中自然難免有嫉妒之色。

    “真是個美人啊”江寧也跟著直了眼,不由的輕聲嘆道。

    葉瑾看著那自稱阿奴的緋衣女子,微微蹙眉,轉頭朝著坐在皇后下方的麗妃望去。

    麗妃卻仍舊是一臉淡然目光悠遠的看著大殿外面的方向,仿佛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緋衣女子一般。

    “喂喂喂我怎么覺得她有些眼熟”江寧瞇了瞇眼睛,“就像在哪兒見過。”

    葉瑾沒有吭聲,當她看到蒼睿帝的反應時,便已經明白了那女子的身份。

    “這便是陛下剛剛冊封的那位奴嬌娘娘。”葉瑾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酒杯,這個奴嬌是婁勵獻給蒼睿帝的這么巧么tgv6

    奴嬌已經翩然起舞,那舞姿,真讓人有一種驚為天人的感覺,她顧盼流轉之間,目光多次不經意的從婁勵臉上劃過,眼角帶了一抹惆悵凄婉之意,真讓人憐惜。

    皇后終于還是忍不住,小聲的對蒼睿帝道,“陛下,這榮嬪是后妃,居然在這樣的場合出來獻舞,有失體統”

    蒼睿帝沉聲道,“皇后多慮了榮嬪剛剛進宮,宮里許多規矩都不懂,就算是在宮宴上獻舞,沒有什么失德的地方”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偏袒啊

    皇后氣得牙酸,也只能忍著。

    “跳得很美。”葉瑾看著奴嬌的身姿,的確很美,也難怪蒼睿帝會這般寵愛她,一進宮便被冊封為榮嬪。

    “一看就是個會勾魂的小妖精。”江寧幸災樂禍的對葉瑾耳語道,“這下后宮里可熱鬧了,之前秦貴妃被禁足,這后宮勉強安寧了一些,現在又多了一個榮嬪,嘿嘿你瞧瞧皇后那張臉,快黑出水了。”

    葉瑾聽江寧提到秦貴妃,猛的想了九皇子夜璿,那小子之前還曾經扮作小太監來見她,讓她去跟蒼睿帝求情饒了秦貴妃,而她并沒有應允,那小子最后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要殺了她一般。

    后宮里的妃嬪便是這樣,見面三分情,秦貴妃好幾個月沒見到蒼睿帝的面,怕是蒼睿帝自己都忘了還有一個曾經的寵妃,這個寵妃還給自己生了一個最寵愛的小兒子。

    “今日怎么沒見九皇子”葉瑾忍不住問道。

    江寧這才想起來,轉動著腦袋,四處打量了一下,“喲,還真是沒見到那小子,今日宮宴,他不是也應該參加的嗎怎么沒有來陛下雖然禁足了秦貴妃,但也沒有遷怒那小子啊”

    “他最近在宮里消停嗎沒有替秦貴妃去陛下面前求情”葉瑾想了想問道。

    “沒有啊”江寧有些不屑的道,“這小東西也是怪沒良心的,見到自己親娘被禁足,都不敢去陛下跟前求求情,只想著保全自己他難道不明白,這母憑子貴,子也憑母貴么若是秦貴妃徹底失寵,他這個九皇子啊可就什么都不是了”

    “這個道理連你江寧這個跟皇宮沒多大關系的郡主都知道,他又豈會不知道”葉瑾微微抬眉道,“你還不知道吧秦貴妃被禁足的當晚,他就化妝成小太監,來紫瀾殿見了我,讓我去跟陛下求情。”

    江寧的嘴巴張的老大了,“什么他居然偷偷潛入我紫瀾殿你怎么沒有早點告訴我”

    “那時候我們還不是很熟。”葉瑾笑笑道,“而且,他也并沒有討到什么便宜去,他畢竟才九歲。”

    “這個夜璿”江寧的臉色微微一沉,“沒想到他還有這樣的心機”

    https:.774684332105.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