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377章 露馬腳
    過了兩日,葉瑾又帶著人去了一趟長安侯府。

    這一次侯府的下人們一見到葉瑾,就將她直接領到了葉易天的書房中。

    葉易天精神好了許多,雖然臉色仍舊是有些蒼白,但是印堂處的黑氣散了不少。

    “父親,我給你把把脈吧。”葉瑾見葉易天的身體有所好轉,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葉易天臉上露出笑意來,從善如流的將手腕伸出來道,“瑾兒,你什么時候醫術已經這般厲害了原來你第一次給爹爹診脈,就發現爹爹中毒了。”

    “我倒是想問問爹爹。”葉瑾眉毛微微一抬,手指頭按在了葉易天的手腕上,“你什么時候中的毒知道是何人下毒的嗎為何中毒之事要隱瞞”

    葉易天被葉瑾這般質問,卻并沒有一絲不悅,反而是感受到了一種欣慰,有多久沒有人這般關心他了而且是用這樣的語氣

    他想起老夫人跟他說話的時候,都顯得有幾分客氣疏離,少了幾分母子的親密無間,葉瑾能用這樣的語氣跟自己說話,是真的認可了自己這個父親。

    “三年了,一直沒有查出下毒之人。”葉易天平靜的說道,“正因為如此,我便對外隱瞞了中毒之事。想害我的人,必然還會對我出手。”

    “所以您隱瞞中毒之事,是想等那些人自己露出馬腳”葉瑾問道。tgv6

    葉易天點點頭,“我有這樣的想法,但也不完全因為這個”

    葉瑾想了想,然后跟著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葉易天不由的奇怪的道,“你明白什么了”

    “父親是在防著陛下吧”葉瑾抬起手,她一邊跟葉易天聊天,一邊已經停手了,“不要思慮過重了,陛下現在還用得著咱們葉家,暫時應該不會對葉家動手。不過,他對葉家的提防也是正常,誰讓你和祖父還有幾位叔伯都手握重兵呢”

    葉易天失笑道,“難不成你這把脈,還能把出爹爹心里想的是什么嗎你現在嫁給北王殿下,便幫著陛下說話陛下當初可是利用你,將咱們葉家給降爵了啊”

    葉瑾瞥了葉易天一眼,“原來父親還知道這些啊我還以為葉家所有人都將葉家被降爵的事情算到我的頭上呢”

    葉易天頓時覺得自己說錯了話,又惹得葉瑾不痛快了,趕緊道,“瑾兒,爹爹一直都知道葉家降爵跟你是一點關系都沒有的。但是葉家也只能認了這個啞巴虧,若是不然,當初那件事兒,就不是降爵那么簡單了。委屈你了啊”

    “我倒是不委屈。”葉瑾搖搖頭,她是實話實說,委屈的那個人,是死去的葉瑾。

    算了,過去的事情也不提了,既然選擇了原諒葉易天,就只能將他當做親人來看待了。既然是是親人,自然不想去計較那么多了。

    “您身體里面的毒倒是并不算厲害。”葉瑾轉移了話題,不想就剛才的話題繼續糾纏,“我這里有幾枚丹藥,您每日服用一枚,然后試著用靈力自己逼毒,十日之后,我再過來。”

    “好。”葉易天很聽話的點點頭,葉瑾起身準備走,葉易天也跟著站起來對她道,“我已經將葉玲送出府了。”

    “”葉瑾轉身,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葉易天。

    葉易天嘆了口氣,“瑾兒,爹爹對不起你”

    “你怎么又說這樣的話”葉瑾更加奇怪了,“我不是都已經說了嗎我不怪你了。”

    “當初本來不會有葉玲的。”葉易天又道,眼中充滿了內疚,說出這句話之后,卻又不知道該怎么繼續說下去。“哎都是爹爹不好。”

    “其實你不必送她離府,畢竟她現在還姓葉,是葉家的女兒。”葉瑾不再追問,這里面怕是有什么隱情,可是這有跟她有什么關系呢反正葉玲是已經存在了,是不

    “這里已經不適合她了,她應該好好的去修身養性。”葉易天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有些冷,也透著軍人才有的一種果決,“城外的妙音庵很適合她。”

    居然送葉玲去了尼姑庵

    葉瑾不由的也有些意外了,葉易天還真是“成全”了葉玲啊這下青燈古佛,葉玲能挨得住那樣的寂寞嗎

    算了,這都不關她的事兒。

    “既然父親已經有了這樣的決定,想必這樣對她來說,是很好的。”葉瑾點點頭,不再多說,轉身離開了。

    葉易天目送著葉瑾離開,他其實很想說,他并不是那么狠心的父親,而是葉玲主動跟他請求,去妙音庵帶發修行的。

    湖心小筑中,蘇昊有些快意的捧著手中的茶盞,“葉玲已經被送去了妙音庵”

    “是的,主子。按照您的吩咐,屬下讓她去跟長安侯請求,去城外妙音庵帶發修行,長安侯真的允準了。”那黑衣人躬身說道,“這次葉玲在長安侯的藥里面下毒的事情,好像已經傳開了,主子,咱們的計劃還能行得通嗎”

    蘇昊不以為然的笑了笑,“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覺得葉玲是個蛇蝎心腸的女子,只要七殿下不信就好了。”

    那黑衣人不敢吭聲了,低頭退了下去。

    當蘇昊躺在躺椅上閉目養神的時候,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來,蘇昊沒有睜開眼睛,接著一張薄薄的毯子便蓋在了他的身上。

    當那人剛準備離開的時候,蘇昊猛的伸出手,將那人的手給抓住了,然后順勢一帶,那人嬌小的身子便落到了蘇昊的懷里。

    “呀”那人被蘇昊驚到,卻也只是輕輕的喚了一聲,便像一只貓一般,乖乖的伏在了蘇昊的懷里,一張俏臉紅得發燙,“主子”

    “我不是說過嗎這里任何人不得隨意進來。”蘇昊一如既往溫和的聲音傳進了女子的耳朵里面,女子的身軀輕輕一顫,“主子恕罪瓔珞想給主子送一碗親手熬的參湯瓔珞以后不敢了。”

    蘇昊瞥了一眼旁邊的小湯盅,眼中溫柔了幾分,“你喂我喝。”

    瓔珞羞怯的站起來,緩步走過去,將湯盅打開,舀了一勺湊到了蘇昊的嘴邊。

    https:.774684332238.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