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391章 代價
    “啊”水靈回過神來,奇怪的問道,“既然他對葉瑾不感興趣,為何還不肯離開北靈城呢”

    “我也不知道啊”藥長老搖搖頭,蹙起眉頭道,“自那一日他從皇宮回來之后,就有些不對勁了。”

    “怎么個不對勁法”水靈湊過去問道。

    “說不上來。”藥長老再次搖搖頭,“不過,我覺得他一定有事兒瞞著我你可不知道,他這個人心思很深沉,等閑之事他根本就不會顯露出來,可那一日他從皇宮回來,我覺得他有點興奮。”

    水靈也有些摸不著頭腦,“興奮皇宮里面有什么值得他興奮的東西”

    這位丹宗的三長老,絕對不會是因為見到蒼睿帝幾個漂亮的妃子就興奮的人吧

    那他興奮個什么勁兒

    難不成皇宮里有什么寶貝

    皇宮里有寶貝不假,可那些寶貝就連她這個紫云殿的長老都不太瞧得上眼,又怎么會入這位丹宗長老的眼呢

    “我也不知道啊”藥長老無奈的道,“哎可能我跟他八字不合,合該他來這里折騰我這不,只要他在北靈城一日,我就得每天去他那里給他問問安好了,我今日不與你說了,還得去他那里呢。”

    說著,藥長老匆忙起身,跟水靈告辭,然后帶著人捧著幾樣精致的吃食,去他的那個寶貝師兄那里了。

    水靈也沒有再去想這件事兒,沉吟了一會兒,讓人開了庫房,然后親自進去,帶了一個盒子去了永安公府。

    湖心小筑中,夜璞正一臉感激的看著蘇昊。

    “蘇兄,這次能這般順利的達成心愿,多虧了蘇兄啊”夜璞對著蘇昊拱手道。

    蘇昊擺擺手,嘆氣道,“哎可惜,陛下終究還是遷怒了殿下,只給殿下一個郡王的封號”

    “不管是親王的封號,還是郡王的封號,對本宮來說,都沒有什么區別。”夜璞倒是并沒有什么沮喪之意,面帶微笑的道,“反正我就是一個閑散王爺,是親王還是郡王,都是一樣。我倒是替葉玲小姐高興,沒想侯爺居然能為她求來一個側妃的位分。”

    “是葉二小姐有這樣的福氣。”蘇昊也浮起一抹笑意來,看上去像是很真誠的祝福夜璞和葉玲一般。

    然而他的內心都已經有點后悔了。

    他沒想到葉易天居然能為葉玲求來側妃的位分啊以葉玲的名聲,悄悄抬進府里做個侍妾都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小瑾該不會生他的氣吧

    蘇昊心里已經在開始琢磨著,要不要將葉玲給結果了呢

    “無論如何,蘇兄,這次多謝你了”夜璞鄭重的對蘇昊拱了拱手,“本宮也替玲兒一道謝謝你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本宮幫忙的事情,盡管開口,本宮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好,微臣記得殿下這句話了。”蘇昊跟著微笑著,兩人相談盡歡,待夜璞離開之后,蘇昊臉上的笑意才慢慢的收斂起來,眼底有一絲戾氣。

    珠簾“嘩啦”一聲響,屋子里面已經多了一個人影,“蘇世子,您幫了葉家二小姐這樣大的一個忙,北王妃一定會承您的情,感激您吧”

    蘇昊回頭看了一眼出現在屋子里面的水靈,水靈嘴角的那一抹笑意里面,怎么看,怎么都是嘲諷。

    “這跟你沒什么關系吧”蘇昊臉色不太好的看著水靈,然后目光落到了水靈手中的盒子上,“我要的東西你帶來了”

    水靈晃了晃手中的盒子,“這里是你要的上品丹藥,我先給你送過來,至于別的東西嘛我要先看到人。”

    “這有何難”蘇昊冷笑了一聲,伸出手,“丹藥先給我。”

    水靈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盒子遞給了蘇昊,“你可不要騙我。”

    蘇昊打開盒子瞧了瞧,然后對水靈道,“三日之后,出城八十里一處山谷中,我會讓你見到你想見的人。”

    水靈嘴角一勾,“不愧是蘇世子啊,任何時候都這么謹慎。好,我等你三日。”

    說著,水靈起身扭著水蛇腰離開了,蘇昊卻反復的摩挲著手中的丹藥。

    他想要盡快突破五品靈者只有突破了五品,才有機會

    蘇家不應該臣服在姓夜的腳下大炎的天下,是被人從蘇家的手中偷走的而這個小偷和他的后代,現在就坐在大炎皇宮的金鑾寶殿之上

    想到這里,蘇昊握緊了手中的盒子,眼中寒芒盡射。總有一天,這個天下,會重新回到蘇家的手中

    鬼市不管白晝還是黑夜,都是熱鬧非凡。

    畢竟,這里可不止是北靈城的人,甚至有很多人從大炎朝各地甚至是天楓大陸各國來這里“淘寶”。

    紫云宗所掌控的每一個鬼市,都可以說是淘寶者們的天堂,這里可以買到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此刻葉瑾幾人穿梭在鬼市中,跟普通的淘寶客沒有什么區別。

    “這些東西看上去怎么都古古怪怪的啊”草兒忍不住在葉瑾身邊小聲嘀咕道,“還不如逛逛鳳祥樓呢,大小姐您都該添幾樣首飾了。”tgv6

    “”葉瑾無語。

    當葉瑾走到一個不起眼的攤位跟前時,突然停下了腳步。

    這個攤位的攤主是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他蹲在攤位跟前,也不叫賣,面前擺著幾個看不出什么名堂的破罐子,還有幾個不起眼的小玩意兒,眼神閃閃爍爍,好像有些畏縮的樣子。

    葉瑾蹲了下去,指著面前的這些破罐子道,“這些是什么東西啊”

    那年輕人瞥了一眼葉瑾,看葉瑾穿著普通,只是悶哼了一聲,“土里淘來東西,識貨的就給個價錢,不識貨的就不要耽誤我做生意。”

    “喲呵給你能耐的呢”一旁的無價抱著雙臂,湊了上來,“小子,你怎么跟我主子說話呢”

    那年輕人翻了翻眼皮,打量了一下無價,又垂下眸子道,“我也不知道這些是什么,反正來得不容易,我爹差點把命搭上了。”

    葉瑾知道,這年輕人說的“土里淘來”的東西,多半應該是墓里盜來的東西。

    https:.774684332253.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