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594章 某男人回來了
    殿前失儀這在宮中是大罪,即便是榮妃當場吩咐將她拖出去杖斃,蒼睿帝也什么話都不會說的。

    更何況她只是區區一閑散王爺的王妃,又何德何能

    “北王妃您現在替榮妃治病,只要您開口,榮妃肯定會答應您的要求,放秋元一條命的。”秋元剛被調來云芷宮的時間不久,云芷宮的宮女換的勤勉,還有不少得罪過榮妃的宮女都失蹤了。雖然并無確鑿證據來證明榮妃會殺了她們,但她是主子,想要怎么對付她們這群宮女,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嗎

    “所以你是要我去求榮妃放你一命”葉瑾笑著說道。

    秋云立刻點點頭:“奴婢就是這個意思,求求北王妃您了,救我一命,我不想死于非命,我不想和那些消失的宮女一樣,求求您了”

    她的話令葉瑾聯想到剛剛無價說的話了,她突然開始深思起來,“我可以答應救你,但是你能等價交換給我什么”

    “奴婢愿意做牛做馬來報答北王妃,只要北王妃可以救我一命。”

    “好,成交。”

    葉瑾點點頭,送秋云離開后,無價才從屋頂上下來,他無趣地說道:“王妃主子為什么要費口舌救這宮女”

    “你忘記了你之前和我說的話嗎她是宮女,又在榮妃宮中伺候過一段時間,必然比我熟悉,若是我能保住她的命,她必然能幫我打探消息。”

    無價頓時豁然開朗:“原來王妃打得是這方面的主意啊”

    到了傍晚,葉瑾照例去見了榮妃,看著她服下湯藥,臉上的毒斑已經越來越嚴重了,她相信蒼睿帝若是來這里見了她的樣子,只怕日后都會有心理陰影,再也不敢來寵幸這位榮妃了。

    “北王妃似乎在盤算什么事情”榮妃放下碗筷,慢條斯理地看向葉瑾,身邊伺候的丫鬟已經眼疾手快地取來面紗給她覆上。

    “我只是在想該怎么向榮妃娘娘討要一個丫頭。”

    “哦,什么樣的丫頭,竟然能勞得北王妃親自來跟本宮討要還真是令我驚訝啊”

    榮妃眼神淡淡地從葉瑾的身上掃過,帶著打量,還有掃視。

    葉瑾笑著迎下她的目光,看向她身后伺候的丫頭,然后在流云的身上劃過,最后停留在為剛剛為榮妃覆面紗的宮女身上:“就是她了。”

    “北王妃倒是好眼力,她可是我身邊伺候多年的婢女,要是給你我當真是舍不得的啊”榮妃說著頓了頓,又笑著說道:“讓我拂了北王妃的面子,本宮又有些過意不去,這樣,你在選個丫頭,這次本宮必然答應,如何”

    葉瑾裝作一副十分失望地模樣:“榮妃娘娘都這樣說了,我若是在強人所難也不對,但我心儀的確實和榮妃一樣,這可叫我很為難啊”

    榮妃的性子很好琢磨,你也是強求要的,她越是懷疑你的目的。相反你不想要的,她偏偏要強加與你,以為那樣讓你不如意的小聰明,別人不知道。

    “北王妃這話倒是讓本宮有些過意不去了。”她故作為難地看向自己身邊的婢女:“流星,不如你自己來選,是跟本宮,還是跟北王妃啊”

    那個叫流星的宮女立刻嚇到跪在地上,伏著頭:“奴婢只想跟在榮妃娘娘身邊,求娘娘別趕我走啊”

    榮妃一副為難的樣子看向葉瑾:“北王妃也瞧見了,忠仆養習慣了,即便王妃在喜歡,本宮也實在是不愿意寒了這身邊伺候的忠心丫頭們啊”

    “娘娘說的對,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奪人所愛了。這樣吧,我隨便在這殿內的宮女中選一個吧”葉瑾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榮妃心中滿是得意,以為自己略勝一籌,立刻笑著說道:“自然,北王妃您隨意”這里的幾個丫頭,大多都是新來的,她自己都還沒認全名諱,所以得失對她而言,并不那么在意。

    葉瑾故作深思地模樣,在幾個宮女面前轉了轉,然后才在流云的面前停下來:“就你吧,瞧這還算豐腴,跟在身邊雖不如流星賞心悅目,但求機靈點就行。”

    “北王妃這話看來是本宮讓你失望了啊,作為補償,我在送你些好東西如何”說完她揮了揮手,便有內侍端來些金銀珠寶:“這些便賞賜給你了。”

    誰都不會和錢過不去,葉瑾立刻點點頭:“那就多謝榮妃娘娘的賞賜了。”

    流云原先還在緊張葉瑾最后不會救自己,沒想到她只是虛晃一招,順便絕了榮妃對這件事的懷疑,而又平安地將她給選走了。

    “多些北王妃的救命之恩,日后流云必定做牛做馬的來報答北王妃。”

    葉瑾實在是很受不了別人一直在自己的面前哭哭啼啼的:“既然你想從我這里獲取什么,那么你就應該要拿出什么可以用來交換的東西來,對我而言,你做牛還是做馬對我沒有任何的用處。”

    這種理論,流云還是頭次聽說,愣了幾秒之后,她立即說道:“奴婢會很多東西的。”說著她說了一大堆的這個時代女人會做的東西,直到見到葉瑾忍受不了地搖頭,才止住了話繼續說下去:“北王妃都不喜歡嗎”

    葉瑾看著流云那張尚且算天真的臉蛋,湊近了幾分說道:“我要的是你在榮妃這里的人脈關系。我想要從你得到榮妃每天的作息習慣,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可,可是我現在已經是伺候在王妃身邊的人,榮妃娘娘一定會防著我的。”流云癡癡地說道。

    “我說過你可以依靠你的智慧去想辦法,我要的是不留痕跡,然后你體現出你的價值來。明白了嗎”

    葉瑾的聲音冷漠,她心里明白宮中的人自然是聰慧的,如果不聰慧,她也不會被選進榮妃的殿內伺候。

    流云點點頭:“奴婢知道了,必定不會給王妃添麻煩的。”

    “你下去吧,我乏了。”

    葉瑾說完,就轉身朝著內室走去,她把流云弄出來并不是要找個人來看住自己的。流云剛剛走后,北雁和南雁就回來了。

    “王妃,您要我找的那味藥材都被人買走了,不論是宮中還是宮外,都是如此。”

    北雁和南雁同時說道。

    葉瑾皺起眉頭來:“看來他們是故意不讓我治好榮妃啊那只是一非常普通的藥材,竟然值得她們如此做。”她搖了搖頭,濮陽傅不該這么簡單才對,以為一味藥材就能難得住自己。

    “你們也在外面跑了一天,回去休息吧”

    葉瑾說著又叮囑了一聲:“對了,我新帶進來個丫頭,你們幫我好好看住她。”

    “明白。”說完北雁和南雁才轉身離開。

    葉瑾安排好所有的事情之后才躺到了床上,明明有些累了,可是她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突然房頂上傳來布谷鳥的叫聲,一聲一聲地仿佛像是在邀請。

    葉瑾本來想裝作不理,但最終還是收回自己手上的銀針,翻身破窗而出,飛上了屋頂。剛擰眉就要發脾氣,就見到眼前衣袂翻飛的人分明就是她近日正日思夜想的男人。

    “小瑾,我回來了。”

    https:.7746817977782.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