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601章 剖腹產
    明茴的話剛剛說完,那個為首的醫女就迫不及待的打斷了她的話。可見她們早就發現了榮妃娘娘肚子里的孩子是個死胎,但卻一直瞞著并沒有匯報。

    現在明茴當著葉瑾的面說出來,她們必然是十分懼怕的,這事若是傳到蒼睿帝那里,只怕太醫署的這些醫女都沒有了活命的機會。

    葉瑾將視線放到明茴的身上,靜靜旳等待著明茴會做怎樣的表現。

    明茴雖然也很害怕會遭到蒼睿帝的責罵,俗話說伴君如伴虎,這個道理她還是懂得。只是現在即便她們不說,葉瑾也必然是看出來的。是落得個誠實,還是故意欺瞞,她最終選擇了相信葉瑾。

    “姚掌事,這件事必然是瞞不住北王妃的,我們還不如直接同北王妃坦白,在這件事沒有變的嚴重之前,如實相告最好”

    “如實相告根本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怎么相告榮妃娘娘肚子里的胎兒原先還是有有胎氣的,只是近日才無的,說,說不準就是這幾日有人謀害了榮妃娘娘”姚掌事不肯示弱,更不肯承認她們做了欺瞞的事情。

    明茴還想在繼續跟她們理論,就被一邊照顧榮妃的流星叫住了:“醫女大人們,現在還是趕快來救救我們榮妃娘娘吧,她現在腹痛的不行了”

    流星說完抬頭特意看了葉瑾一眼,兩人的神色對視一眼,隨后她收回視線,帶著一眾醫女朝著榮妃的床邊走去了。

    北王妃雖然是大夫,但好歹有妃位加身,她避諱污穢也很正常,無人可以置喙半分。

    葉瑾之所以不想過去也是因為她本就不太想搭理這件事,榮妃越是想要把這件事嫁禍到她的頭上,她就越是不想讓她們如愿。

    就在葉瑾打算走到旁邊喝口茶的時候,又聽到了那熟悉的嗡鳴聲音,還有濮陽傅的聲音:“葉瑾,我知道你早就識破了我們的計謀,但是現在圣宏光鼎在我們的手中,你必須得按照我的話去做,否則我砸了你的圣宏光鼎。我知道你現在正在幫他重塑鼎身,如果他現在在遭遇破損,只怕以后就也沒有機會恢復如初了,而且里面的器魂也會徹底消失。”

    “濮陽傅,你到底要做什么”

    葉瑾忍不住皺了皺眉,用靈力傳音過去。

    濮陽傅大笑起來:“我的目的很簡單,我很看重你的資質,想讓你歸入我丹宗門下,做我的徒弟。”

    “你可是曾經差點殺了我的人,你覺得我還能毫無芥蒂的做你的徒弟嗎”

    “當初也只是形勢所迫,現在你我立場并不敵對,更何況你應該知道古族的那幾個老家伙,現在千方百計的想要帶你離開,若是你擺入我的門下,我必然會保護你。”

    葉瑾心里暗笑一聲,果然是老狐貍啊說是保護,不如說是用她來當擋箭牌,如果他被那些老家伙發現在這里,只怕會被吞噬的什么都不剩下吧不過是虎落平陽被犬欺,現在來拉她入伙罷了。

    只是現在她為了圣宏光鼎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暫且先順從濮陽傅的意思了。

    “榮妃娘娘已經出現血崩之兆了,如果孩子在不盡快出來的話,只怕榮妃娘娘一命也很難保下來了。”

    明茴在旁邊緊張地說道,她實戰經驗不多,但看的醫書卻不少,家中屬于醫藥世家,自小都跟藥物混在一起,進宮來當醫女也是因為祖輩心愿如此,所以她才會費勁力氣考進太醫院。

    “讓開,我來。”

    葉瑾走了過來,圍在榮妃身邊的醫女們紛紛都讓了開來,給葉瑾讓出位置來。

    只見葉瑾掏出一排銀針來,銀針泛著刺眼地白光,看起來比一般她們用的要細,更輕盈。她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銀針,只見的她指法非常的快,很快榮妃的腹下就停止血崩之兆。

    “血停了,血停了。”

    身邊圍著的幾個宮女頓時欣喜地叫道,聲音很快就傳到了門外面。

    夜北也跟著略為松了口氣,反倒是蒼睿帝此刻有點神色不明的問道:“榮妃現在怎么樣呢”

    “榮妃娘娘現在腹中的皇子還沒出來,北,北王妃還在繼續給榮妃娘娘醫治。”

    宮女在蒼睿帝的眼神下局促不安地說道,聲音都在顫抖。

    “皇子沒了”

    “回,回皇上,皇,皇子是沒了。”

    蒼睿帝立時就要發脾氣,被夜北的話給打斷,“恭賀父皇洪福齊天,榮妃此次有北王妃在應當是無事了。皇子與我皇家無緣,父皇老當益壯,自然還會再有子嗣的”

    這話若是去掉老當益壯那幾個字,只怕任誰聽著都是好話,唯獨那幾個字,像是在故意刺激蒼睿帝一般,扎心了。

    他臉色十分的不郁,墨菲在場,他還是忍著沒有發火。

    “皇上,北王說的也對,您當節哀。所幸榮妃并無大礙”

    墨菲也是不懂人情世故的,這句話出來,蒼睿帝氣的不行,可偏偏又發作不得。

    葉瑾還在里面專心的給榮妃探息,很奇怪的是她這次和之前她檢查的狀況完全不同,很明顯濮陽傅又對她做了什么。

    只是看著眼前的榮妃猙獰著面目快要痛昏過去的模樣,她真的是想不通到底什么仇什么恨,要這樣來折磨自己嫁禍給她

    不過她素來信奉,人敬她一尺,她還人一丈。榮妃對她這么好,她自然也是不能辜負的。

    “幫我準備溫水,我要替榮妃剖腹產。”

    “剖腹產”眾位醫女都被她的話嚇的不輕,紛紛愣在了當場。

    唯獨明茴還算鎮定,她看向葉瑾,帶著探究的精神:“北王妃是打算從榮妃的腹中直接把孩子取出來嗎”

    “嗯,聰明”

    身邊的人又是一片嘩然。

    有懂事的嬤嬤立即開口說道:“北,北王妃,這件事事關重大我們最好還是去稟報給皇上之后再做決定吧”

    葉瑾看了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榮妃,欣然地點點頭:“反正你們不怕你們的榮妃娘娘痛苦,那我是不怕耽誤時間的。”

    “北,北王妃,您別嚇唬我們”

    “如果你們在繼續這樣拖延下去,怕這怕那的,我可就不敢保證榮妃到底能不能活下去了。”

    葉瑾的聲音很冷很冷,原本沒了力氣的榮妃突然就打起精神來,她雙眼憤恨地看著葉瑾,還沒親眼見到這個女人死,她不可以死。濮陽傅說過的,葉瑾會救她的,但救也有時效性,她實在是太痛了,怕自己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你,你們快去向皇上稟報”榮妃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在說這句話。

    https:.7746817977789.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