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784章 老臉都沒了
    葉瑾覺得自己睡在一片雪山之中,她拼命地呼救,可是沒有人來救她,她很害怕很害怕,可是依舊沒有人來。

    然后她的意識逐漸變的越來越發的模糊,以至于她都出現幻覺了,身邊那些人都回來了,他們都還在她的身邊,陪著她,守護著她。

    有師傅,師兄,十三,離幽,葉徊,還有小草,北雁,南雁,無價,無心他們

    唯獨沒有那個男人在,她依舊還是感覺自己十分的孤單,周圍都是徹骨的寒氣將她徹底的包裹著,她覺得好冷好冷,那寒徹心骨的冰涼之氣將她團團的包裹起來。她很害怕,很害怕很想要叫那個人的名字,可是她卻叫不出口,甚至想不起來那個人的名字了,她知道她需要他,可是他卻不在,幫不了她任何的忙,這種感覺令她的心感到絕望

    就在此時,耳邊那個聲音又開始響了起來。他說:“小瑾小瑾,夜北來了,他來救你了,他來找你了,你快快醒來,否則她就要跟別人走了。”

    對了,是夜北。她此生最愛的男人,怎么會忘記他的名字呢葉瑾忍不住擰起眉頭,她想要開口叫夜北的名字,可是太冷了,她的嗓子都被凍僵了,現在根本就說不出半個字來

    她拼命的掙扎,可是卻根本毫無用處,越來越冷

    “小瑾,小瑾,你醒醒”

    那熟悉的聲音,分明,分明就是那個男人。是夜北,葉瑾本來閉上的眼睛又充滿希望的睜開了,她努力地聽著那個聲音的方向,她想要見他,現在,立刻,馬上。

    無論經歷怎樣的困難,她只知道只要他開口,她就會在的,一直陪在他的身邊,永遠不離開。

    葉瑾想到這里,內心變的無比篤定起來,她用盡全力終于從冰窖中爬了出來,她剛剛站起來,就感覺自己的眼前瞬間變的一片光明起來。

    “小瑾你終于醒了””

    依舊還是那熟悉的聲音,葉瑾轉頭看向身邊的男人,她的神情瞬間變的十分安穩下來。她抬起手來輕輕地用指腹撫摸著眼前的男人的臉頰:“夜北,夜北,夜北”

    她一遍又一遍地反復叫著他的名字,仿佛這個名字是這個世界上最動人的語言一樣。

    夜北的眼神卻有些躲閃,他心里一面嫉妒,一面埋怨著夜北,可是又很心疼他的小瑾,他不想讓小瑾失望,所以他不敢動,就這樣任由著她這般依戀的看著他,撫摸著他

    “夜北你知道嗎,這些日子我到底有多想念你嗎可是你一直都不來找我,都找不到我,我好害怕啊,那個女人好可怕,她將我所有的記憶,包括身體,還有臉都給奪走了,我很害怕,可是你卻不在,你卻不在“

    兩滴熱淚瞬間盈落下來。

    她是真的害怕了,這段時間在精神上的痛苦,無人能及,所與人都不明白她的感受,可是她咬牙堅持下來都是為了他,可是夜北在哪里,他根本就不在意她,還娶了她假扮的景夫人,不論是做戲,還是如何,她都覺得這是背叛,所以她一直走不出心里的那道坎,現在不過是生死之間,令她將心中的委屈全部都傾瀉出來。

    葉徊從來不知道她的心里竟然會這么苦,他們雖然一直被妃櫻折磨,可是妃櫻卻嫌少會一直損耗靈力,來到神識里故意折磨他們,所以他們除卻等待的痛苦之外,所受到的不過是皮肉之苦的外傷,內心充滿期待,所以無堅可摧。

    他想,這段時間小瑾一定很累很累吧否則她怎么會這般的失態,竟然難受的落淚下來。

    “你是不是覺得很累了”葉徊心疼地問。

    葉瑾搖搖頭:“只要想到你們,想到我不能讓那個女人頂著我的身份來傷害你們,我就不覺得累。可是夜北,你以后再也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

    “我好怕以后我會發瘋,我真的沒辦法在承受一次失去你的痛苦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怕我會作出傷害報復你的事情。”

    葉瑾此刻的模樣很是傷情。

    葉徊頓時心疼了,他摟著葉瑾,跟她保證道:“我保證一定不會離開你的”只不過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后,他的臉就恢復了原樣,變成了葉徊的臉。

    葉瑾的臉色頓時都變了,“葉徊,你這是做什么”

    她一把用力地將他推開,感覺自己的臉面這下子真的是掉到黃浦江里,撿都撿不回來了。哎呦,感覺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她滿臉怒容,心中卻在糾結到底要怎么來化解這接下來的尷尬氣氛。

    “我,小瑾,對不起,我變成夜北都是為了來救你。”

    “救我”

    “對呀,小瑾你不知道你剛剛到底有多么的兇險”葉徊將剛剛的情景如實的復述了一遍給葉瑾來聽,大致的內容跟葉瑾在夢境里感受到的沒有太多的差別,只不過她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對夜北的聲音有這么多的依賴性。

    而且醒來時,還因為夢中的情緒延續到了外面,想到自己剛剛在葉徊面前的失態,她就感覺羞憤的快要沒臉見人了。

    “我的老臉都快掉干凈了”

    葉瑾嘆息一聲,就差老淚眾橫了。

    葉徊見到她此刻神情里早已沒有了怒氣,心中也放松下來,說話也變的吊兒郎當的,他笑嘻嘻地說道:“好啦好啦,小瑾,反正你的臉面早就沒有了,這樣也好,日后就只有我知道你的真實樣子了。”說道最后,他頗為得意洋洋地,竟然以此為豪。

    葉瑾忍不住就給了他一個糖炒栗子,“你這個小鬼,你可別忘了,我是你的娘親,你才多大啊,別給我裝大人,四不像的。”

    葉徊委屈地捂著腦袋:“我哪有啊更何況我現在已經長大了,只不過你還當我是個娃娃,你哪里知道我不想當娃娃,我想當你的男人”最后那幾個字他不敢說出聲來。

    葉瑾沒聽清,問他:“你剛剛說什么”

    “啊,沒什么,沒什么,我什么都沒說。”葉徊說著從地上站了起來,“看來這個地方也不適合我們呆了,我們找個暖和的地方去吧,我怕你這身體虛弱的會著涼了。”

    這話里分明是毫不掩飾的鄙夷和嫌棄好嗎

    葉瑾很是無奈啊,她嘆息了一聲:“果然是兒大不由娘啊”

    “我不是你兒子。”

    “我知道,可我到底是看著你從寶寶長成大人的長輩。”

    “葉瑾”

    “唉,這可是你頭次連名帶姓的叫我,怎呢,是不是生氣呢”

    葉徊捂頭,突然感覺還是喜歡那個冷心冷情的葉瑾,這個葉瑾現在太不正常了。

    https:.7746818365471.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