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793章 她也沒對你下狠手啊
    湖中妖根本沒懂他們之間會心一笑的含義,只覺得他們在她的眼前親密,這樣的舉動讓她看的十分憤恨。

    “你們這對狗男女,既然你們那么恩愛,現在我就成全你們”說著她手中的水刃迅速在手中形成,朝著葉瑾的方向攻擊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葉瑾迅速地避開了湖中妖的攻擊,而在一旁的夜北也迅速地朝著湖中妖打了過來。

    他的速度很快,湖中妖迅速被他手中的靈劍所擊散,頓時水花四濺。

    而就在此時,葉徊化作了自己的玉虛乾坤壺的真身,落在了葉瑾的手上,她默念著什么,玉虛乾坤壺的瓶口頓時泛起白色的靈光來,形成強大的吸力,將那四散的水珠吸入了壺中。

    一切都來的很快,湖中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準備,她慘叫一聲,終于徹底被吸入到玉虛乾坤壺內。

    夜北也因為剛剛攻擊湖中妖時被那股強大的力量所反噬,整個人狠狠地被撞擊到地,口吐鮮血。

    葉瑾頓時飛身落地,落在他的身邊,擔心地問道:“你沒事吧”

    夜北輕輕地一笑:“放心,還死不了。”只不過話剛剛落下,他頓時猛烈的咳了幾聲,很明顯剛剛說沒事的話,都是騙人的。

    “你在我面前何必逞強呢”

    葉瑾在他的面前蹲下身來,仔細的檢查著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傷口痕跡倒是很深,里面都泛起黑色的血跡,血肉模糊的,她忍不住擰起眉頭來:“你這個樣子,倒是讓人懷疑,那個湖中妖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你的,否則怎么會對你下這樣的狠手”

    “那你是沒見到她被我殺了多少道。”

    夜北淡淡地說道,那神情就仿佛是在談論今日的天氣一般的隨意。

    葉瑾橫了他一眼,低頭簡單仔細地為他清理著傷口。

    葉徊已經重現真身,他忍不住在旁邊埋怨道:“你知不知道我是煉制丹藥的丹爐,即便煉丹再不濟,那我也是有尊嚴的。你這樣可知道水會熄滅我體內的真火,我可是會損耗不少靈力的。”

    “下次我們先打,然后你在上”葉瑾回頭,短短數字,已經讓葉徊成功的閉嘴。

    他低著頭,滿臉委屈地說道:“好嘛好嘛,就當是你是對的,下次我不念叨埋怨你就是了。”

    葉瑾沒吭聲,扶著夜北從地上站了起來,她擰著眉頭看著眼前的一片平靜的湖水,心中波瀾乍起。這里的以為都是妃櫻設計好的,那么她們接下來還會遇到多少的危險呢

    她的心中突然變得很沒底氣。

    “你進來的時候,師兄應該有說過如何出去的辦法吧”葉瑾突然轉頭看向夜北,輕聲問道。

    夜北的眸光深沉地落在葉瑾的身上,心中明白她這是在擔憂自己,只不過他即便知道出去的辦法也不會出去的,更何況,“我不知道。”

    葉瑾嘆息了一聲,視線重新凝結在他身上的傷口上,語氣有些揶揄:“那看來我們得帶著你這個拖油瓶子了。”

    夜北的內心獨白是,竟然把本王看作是拖油瓶子

    不過此刻,他見到她難得還有心情同她玩笑,也不忍拆穿,就想見到她永遠這般微笑的樣子,那他就心滿意足了。

    北雁已經守在房間里一整天了,離塵師兄自從夜北昏睡過去之后就在也沒有出現過,她一面擔心著離塵師兄損耗了太多的靈力再也蘇醒不過來,又擔心自己離開后,這里會出什么事情。

    葉綏在外面一直強忍著自己的暴脾氣,見到天黑,夜北,還有那個丫頭都沒有出來,他頓時耐心消耗的全無。急沖沖地就闖了進來。

    夜北已經被北雁攙扶著躺到了床上,和葉瑾兩人躺在一起,他們的神情很是安詳,都像是睡著了的模樣。

    葉瑾也沒有了之前在睡夢中飽受折磨的樣子,很明顯夜北已經進入到了她的神識之中,而她現在有他的保護,內心逐漸變得安寧下來

    這種感覺很奇怪,他既希望眼前的這個女人,不受任何的傷害,可是現在見到她的安寧都是由另外一個男人給的,這種落差讓他的心滿是落差,還有嫉妒。他嫉妒憑什么是夜北得到她的心,他嫉妒憑什么這么久過去了,無論夜北怎么傷害她,她都始終如一的只愛夜北一個人,這一切,到底是憑什么呢

    “葉綏,請你出去”

    北雁從巨大的震驚中回神,頓時發揮自己的效應,請葉綏離開這里。

    葉綏的眼神陰冷的很,如果不是以前有過照顧的情誼,他只怕早就掐住了她的喉嚨,讓她命喪于此。“你當知道我的本事,如果我不想離開,沒人能讓我走。”他的語氣相當冰冷。

    北雁都被他的模樣所震懾住,根本不敢在他的面前在說些什么。這才沒幾個月,她卻感覺他現在的心理年齡卻比她要大太多太多,甚至她絲毫不懷疑,葉綏真的會對她做些什么。

    “讓開。”

    葉綏冷冷地說道。

    北雁愣愣地就避開了,葉綏繞過她,走到了床前,看著夜北那張冷峻的臉,仔細的看著他竟然看出來自己的臉同他的還有幾分的相似,這樣的相似讓他覺得有點恥辱。

    “葉綏,你到底要做什么”

    葉綏回頭,眸光陰沉的可怕:“我要做什么你管不著還有,你現在給我滾出去,否則。”他轉頭看向眼前躺著的夜北:“保不齊我心血來潮對夜北做些什么。”

    “你”

    “還不走”

    “我,我”北雁還是不放心。

    此時離塵師兄的聲音適時的響起:“北雁,聽他的話離開,他不會傷害小瑾,還有夜北的。”

    “離塵師兄”

    北雁驚喜地叫道。

    離塵咳嗽了一聲,剛剛損耗靈力太大,他現在都感覺自己隨時都魂飛魄散的風險,但是見到丫頭這樣的開心,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多和她說幾句話,“嗯,是我。你先離開這里。”

    “好,我聽你的”

    北雁說著已經轉身走了出去。

    葉綏卻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氣息,他叫住了北雁:“站住”

    北雁狐疑地回頭,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你身上還有個人,是誰他是不是就是送夜北進入到葉瑾夢境的人,他到底是誰”葉綏想到這件事就變得無比的暴躁,此刻的他仿佛是一頭發怒的龍,眼睛陰沉,瞬間就能把眼前的人給吞噬了一般。

    離塵感覺到了北雁周身散發出來的恐懼和害怕,他忍不住開口說道:“是我,我是小瑾的師兄,你別為難個姑娘”

    “離塵師兄”葉綏的眉頭擰起,“你就是小瑾的師兄”

    “是我。”離塵剛剛說完,就又忍不住猛烈地咳嗽了幾聲。

    下一瞬,葉綏已經捏住了北雁的喉嚨:“把我送進去,否則我殺了她。”

    https:.7746818487547.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