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833章 她寵著的,他也愿意寵著
    夜北回房的時候,北雁和小草剛剛清醒過來,她們神色慌張地看向屋內,葉瑾還在,略微放下心來。

    “剛剛發生了什么”夜北冷著聲音問。

    北雁仔細想了想,才回答:“奴婢好像記得剛剛眼前出現一陣迷煙,然后就和小草一起昏倒了。”

    夜北的眸光變得幽沉起來,他剛想開口說些什么,葉瑾的聲音從里面傳來:“夜北,你快進來”嗓音嬌嗔的很,夜北的神色染上一絲不自然,咳了一聲,然后在北雁和小草八卦的眼神下走了進去。

    里面的人躺在軟塌上,她的腰肢是活動不了的,沒人幫忙根本不能動彈,她吃喝拉撒都得人幫襯著,守著葉瑾還那么好強。

    “傻站著干嘛,幫我揭蓋頭。”

    夜北走向她,站在她的面前,他的手顫顫巍巍地抬起來,心底里卻還是會像小時候一樣,既害怕失去又期待得到的緊張心情,手碰觸到那軟綿的薄紗,手下用力輕輕地一扯,然后露出眼前那張清冷精致的小臉來。

    小臉上帶著淡淡地笑意,雙頰的酡紅讓她的小臉顯得有幾分嬌俏。

    “怎么,看傻眼了”葉瑾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決定先發制人。

    夜北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他清了清嗓子,在她的床邊坐下:“小瑾,我很開心。”

    不善言辭大約說的就是他此刻的心境,面對摯愛也只能說出這句話。

    葉瑾明白,她點點頭,同樣回應:“我也是。”

    夜北的心中涌現一絲,他俯身靠前,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最后卻只是將那個輕柔的吻落在了葉瑾的額頭上,珍之重之。

    “今天你也累了,我們安寢吧”

    夜北溫和地說。

    就這樣葉瑾雖然有些失望但是卻沒有表露出來,她悶著聲音說了聲:好。

    夜北就翻身上了床,他的手緊緊地摟著她,兩人緊密的相貼。葉瑾能感覺到夜北胸膛處雄厚的心跳聲,一下一下,跳動很強烈,她卻覺得很溫暖,很安心。

    夜晚很漫長,可是有夜北在身邊,無論怎樣漆黑得日子,她都可以去面對

    早晨醒來的時候,夜北已經不再身邊。床上殘留的溫熱余溫令葉瑾明白,夜北也才剛走。

    北雁聽到屋內有動靜,走了進來。

    她耳力比較靈敏,所以白日里都是她在身邊伺候。

    “王妃主子昨夜休息的可好”

    雖然昨天什么都沒有發生,可是她怎么感覺北雁那笑嘻嘻的表情下藏著一顆八卦揶揄的心。葉瑾故作冷清地說道:“挺好的。”

    北雁知道她的脾性,手腳利落的為她梳洗,按照規矩,他們今天要回葉府一趟。早晨晨起王爺就已經交代過,即便只是走走過場,葉府的門得走一趟,還有葉侯爺。他現在被關在冰窖里,暫時冰封起來。

    可這件事外人都不知曉,昨日又沒有葉府的人過府,只是來了賀禮,到底還是凄涼了些。夜北不忍心見葉瑾受半點委屈,所以才安排這回門一說。

    夜北現在是蒼睿帝親封的京都縣丞,自然得穿隨身的官府到朝堂上述職。

    北王夜北一向體弱,這是眾所眾知的事實。卻沒想到也不過數載,北王的身體已經恢復到足以到朝堂上指點江山的時候。

    不用揣度,大臣們也知道蒼睿帝對夜北的態度。否則這看似不大不小的官職,卻無異于掌握了京都這座帝都的命脈。眼皮子底下,誰敢犯事,想也知道,蒼睿帝的目的何在了。

    夜璞和夜瑄是最早得知消息的,本來他們還在嘲諷那個病秧子,只知道兒女私情,怎會有什么見識,沒想到不過昨日風光重娶王妃葉瑾,今日他就前來上朝了。

    看著眼前那些大臣們蠢蠢欲動的眼神,不用想也知道,從今日開始,他們二人爭奪王位的局勢該發生變化了。

    “既是頭一天述職,簡單些就好,朕只希望你能做好此等差事,別無所求。”

    這話乍聽是一位父親對兒子的殷切希望,但大家都明白,生于皇家,別無所求只怕是奢望。更何況帝王之心,如何揣度,絕對不簡單。

    夜北神情依舊那副模樣,寵辱不驚,看不出喜怒。垂著頭應了聲:“是。”再未多言。

    旁人一時也猜不透這北王夜北的心思了,不敢妄動。

    退朝后。

    太子夜琰和三皇子夜瑄分別找了夜北。

    太子夜琰的想法很簡單,拿他的身體說事,畢竟之前傷的還算嚴重。這也是他親自確認過的,“早知道你王妃如此神力,我也該請來為我瞧瞧病癥才好”

    “太子殿下說笑了,她也不過誤打誤撞。”

    “你也不用謙虛,我們本乃是兄弟,一家人哪里說兩家話。現如今你遵照父皇旨意繼了京都縣丞的位置,日后可要好好當差,若是有不懂得,大可以來找我,可知道了”

    這倒不是兄長對弟弟的關系,反而更像是威脅。

    夜北沒吭聲,夜琰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再多言,轉身走了。

    他前腳剛剛離開,三皇子夜瑄就來了。

    “恭喜四弟了。”他剛來就直接開始寒暄,看似禮貌周到,但心中是什么想法,彼此都心知肚明。

    夜北不屑于寒暄,依舊冷沉著臉沒有開口。

    夜瑄的臉上有幾分尷尬,但很快他就掩飾過去,清了清嗓子:“看來四弟還和過去一樣,性格沉寡少言,這樣可不利于做官。四弟以后還是得改改性子為好,當然,如果四弟有什么不懂得大可以告訴我,我必然會傾盡全力的幫你的。”

    夜北的性子就是如此,他不答言,甚至保持沉默,夜瑄也并不能把他如何。吃了癟只得悻悻離開。

    好不容易從這些人那里脫身,夜北才趕回到北王府,換下朝服去見了葉瑾。

    葉瑾剛剛吃完早膳,見到他步履略快的走進來,忍不住嗔怪道:“聽北雁說你剛剛下朝,走這么急做什么”

    北雁在旁邊抿著嘴好笑:王妃主子,王爺鐵定是擔心您啊,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夜北和葉瑾兩人的臉上同時閃過一絲羞澀,即便已經成親如此久了,他們卻好像還是從昨日才真正意義上變為夫妻一般。

    不過夜北還是忍不住冷眼撇了北雁一眼,里面的意思很明確。許是在葉瑾身邊久了,這北雁也忘記了作為暗衛的職責了,竟學了無價的本事,公然調戲主子起來了,還真的是得讓小瑾好好管教管教底下的人了。

    夜北心中雖然這樣想,可這話卻半個字都沒有說。只因為她寵著的,他也愿意寵著。

    https:.7746818795803.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