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837章 你就是來看我笑話的
    “花良人沒有在三皇子府邸呆著,有空跑來我這里,倒是有心啊”

    葉瑾現在身體根本不能自理,只能這樣躺在床榻上看著眼前的花隨雪,跟個廢人無異。

    花綏雪也不理會她話中的揶揄,她走到葉瑾的身邊,將她的身體攙扶起來,坐穩靠在床榻上。然后才慢條斯理地說道:“要陪我出去走走,還是就在這里”

    葉瑾順著她的話倒也沒有反駁,心情似乎頗好的問道:“外面可有風我怕熱。”兩人的對話倒是有幾分像是知己好友那般。

    花隨雪莞爾一笑:“微風,我想您應該會很喜歡。”

    “那行。”葉瑾笑了起來,似乎興致頗高:“那勞煩花良人扶我到輪椅上可好”

    “如果你不稱呼我花良人,而是叫我隨雪,我想我會愿意的。”

    倒是個玲瓏剔透的人,葉瑾笑了笑,改了稱呼:“隨雪姑娘。”姑娘二字到底還是生疏了點,花隨雪到沒有在刻意的去揪扯著她的稱呼了,她身上有幾分靈力,力氣自然也是比常人大些,扶著葉瑾,將她抱起來,倒是弄到了輪椅上。

    葉瑾看著花隨雪累的滿頭大汗,卻依舊保持著優雅的樣子,笑著道了聲:“謝了。”

    兩人不知不覺就到了葉瑾以前所居住的院落里,也不能說不知不覺,因為葉瑾根本沒有自主的機會,花隨雪推著她就走到了這里。

    “我聽說你以前住在這里,日子過得很是清苦。”

    花隨雪停下來,似是在仔細地端量著眼前的院落,破敗,破舊,一切不好的形容詞都可以形容這里,因為真的連葉府的下人都住的比這里好。

    “是呀。”葉瑾知道花隨雪就是想從她的臉上看出被過去折磨的痛苦神情,她好不容易苦盡甘來,得了夜北這么個好男人,又落得了個殘廢,在外人看來日后或許都再也沒有可以翻身的機會了。

    所以花隨雪是過來看她落殘的樣子的,她又怎么可能會讓她如愿呢

    “你不必在我面前強撐,我不會比你好到哪里去,嫁給不愛的人,好不容易有一子,后來也”花隨雪的眼神突然變得很暗淡,她噤了聲,周圍風聲呼呼而過,似乎又帶走了她話里未曾道出口的哀婉。

    葉瑾微微一笑:“那隨雪姑娘是來找我作何讓我安慰安慰你,還是你想跟我比慘,好讓自己心里好受些”

    花隨雪的臉上有被人拆穿過后的懊惱,但最終她將那抹懊惱無聲掩去了,眼神重新落在葉瑾的身上,她的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來,略微得意:“你不用如此用話激我,我來這里,你心知肚明。所以我們大家不過彼此彼此,你葉瑾也沒有比我好到哪里去。”

    “是呀,既然如此,何必來刷存在感呢”葉瑾說著眉眼微微低垂,語氣變得淡漠幾分:“何必利用一個真心對你的人。”冒著風險來幫你,還有可能會受到重罰。

    無心,從她見到花隨雪的那刻起,她就已經明白今日無價說無心反常的事情,跟花隨雪必然是脫不了干系的。

    無心喜歡花隨雪,可花隨雪不喜歡他,還利用了他

    這點讓葉瑾覺得對花隨雪沒有任何的好感。她或許是個可憐人,但都是自己作的,卻還在此處怨天尤人,未免太自以為是了吧。

    提及無心,此刻花隨雪臉上的表情才真的開始難看起來,她湊近到葉瑾的身邊,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神再也沒有了剛剛的柔和,“葉瑾你有什么資格來教訓我,你自己又做過什么,所有的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中玩弄,你又比我高尚到哪里去”

    她的手很用力,下顎骨頭都能感覺那驟然收緊的痛感,令葉瑾忍不住皺了皺眉:“至少我比你坦白。”

    這話是暗諷,諷刺花隨雪明明就是來嘲笑她的,卻還故作高雅,以為這樣她就會痛,就會難受真的是太高看自己了。

    花隨雪的臉色已經變得越來越難看,她的手指收緊,甚至有瞬間她有種特別的沖動,那就是掐死眼前的這人

    或許此生就可以這樣結束,她得不到的,葉瑾同樣得不到,未免會不好。

    可是她的目光陡然轉挺,心中又變得很清明,她不能殺了葉瑾。她還不能死,她還要替自己的孩子報仇,讓所有傷害過她的人,都遭到報應。

    她的手頹然放下,整個人都變得有些喪氣:“葉瑾,我跟你的賬總有一日我會算完的。”

    “都到了這份上,竟然還會收手,看來我還是高看了你幾眼啊”

    花隨雪的話剛剛說完,就從角落里走出來一個丫鬟模樣的姑娘,她的模樣普通,但是她走路和說話的氣質卻明顯讓她看起來不像是個普通丫頭。

    花隨雪滿眼防備的看著眼前的女人:“你是誰”

    “我是誰重要嗎重要的是你也太沒本事了吧,讓我白白等了一場,簡直是浪費時間。”

    “這是我的事,又跟你有何關系”花隨雪雖然出身青樓,可卻是夜北培養出來的,所以自然有自己的傲骨,哪里容得旁人這樣嘲諷,侮辱。

    女人卻無懼她的眼神,“沒辦法,誰叫我和你有共同的敵人呢。”她說著,砸吧砸吧嘴唇,眼神落向一邊泰然自若的葉瑾,“你倒是鎮定的很,難道不怕今日命喪于此”

    葉瑾笑了笑,神情里并沒有太多變化:“那你會嗎”雖然是疑問句,但是她卻很確定眼前的人根本不敢動她,否則她也不會按捺到現在,先是給老夫人下毒,然后又是縱火,若是要如此輕易地害她,那么這也太費周折了吧

    眼前的女人不該這么蠢才對。

    “你倒是一副對我很了解的樣子啊”女人笑著反問。但她的態度已然表現了一切,眼前這個女人的確不會殺她。

    葉瑾覺得此刻我為魚肉任人宰割的局面,并沒有什么可以說的話。她保持了沉默,知道在場的這兩個女人費盡周折想要看的都是她的恐懼和害怕,而她葉瑾此生從未有過這兩個詞出現過。

    “哦,對了,忘記和你說了,你不是安排人照顧老夫人嗎我的確幫你好好照顧了老人家一把,我想你應該會感謝我的吧”女人說著得意的一笑,眼神落在葉瑾身邊站著的花隨雪身上,“哦,對了,這事還得多謝你,你將無心引開了,無價一個人我倒是不足為懼。對,還有北雁那丫頭,無心倒是條聽話的狗,有了他在,無異于將葉瑾完全置于危險之中,你殺了她,無心也會幫你隱瞞的,我還真是想不通,你看著所恨之人就在眼前,竟然死也沒有動手,你不會是怕了吧”

    https:.7746818838418.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