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874章 宇文若前來求見
    葉瑾早晨剛剛醒來,北雁就在外面敲門:“王妃主子可醒了”

    “何事”

    葉瑾邊穿衣服邊問道。她這個人素來就喜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所以幾次之后就不太習慣她們幫忙,大多都是自己梳洗穿著。

    除非是到了要穿正經的朝服,才會讓北雁和小草幫忙。

    “無價那邊傳話說,說是府外有王妃主子的熟人,名叫宇文姑娘的前來求見,所以奴婢特地來請問王妃主子人是否帶進來”

    宇文姑娘葉瑾立馬驚喜地叫道:“是阿若”隨后她又想起來北雁并不認識宇文若,她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才開口說道:“你吩咐人帶進來吧”

    “是。”

    門外已經沒有了聲音,北雁辦事速來迅速的很。葉瑾簡單梳洗一下之后,才出了門。

    去見阿若地路上,葉瑾突然在想宇文若自來就同青云公子形影不離,所以她此番過來這里,是自己找來見她的,還是同青云公子一起

    不論是何緣由,提到青云公子就不得不令葉瑾想起妃櫻來,她善毒,而師傅的師弟千溪魔尊和妃櫻又走得近。那是不是意味著青云公子同千溪魔尊也走得近呢

    想到這里,葉瑾的臉上又布滿愁容。

    宇文若是獨自來的,她早就想要來找葉瑾了,本來來到帝都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見到葉瑾了,原先偏偏又被妃櫻拘在府邸之中,根本出不去。

    現在好不容易不在受到妃櫻的桎梏了,她自然馬不停蹄地就找來了北王府,來見葉瑾一面。

    “小瑾。”葉瑾剛剛進來,宇文若就飛奔著撲到葉瑾的懷中,抱了她滿懷:“小瑾,你可知道嗎我好想念你的,自從之前一別后,到現在,仿佛已是許久的時間了。現在見到你這樣安然無恙,我當真是開心極了。”

    宇文若還是那個單純地小姑娘,仿佛任何的事情都沒有染上她那雙純潔的眸子。葉瑾看著她那副樣子,也跟著受到了感染,回摟住她:“我也是,很想念你。”

    “真的假的”宇文若帶笑著的兩處梨渦,若隱若現的看起來十分甜美。

    她那雙凝向她的眸子里面一片澄凈,讓葉瑾覺得自己在來的路上還在揣測宇文若來這里的目的的想法,有些過分。

    “當然是真的。”

    葉瑾笑了笑繼續說道:“對了,你是一個人來的還是同你家公子一處”

    “自然是,同我們家公子了。”宇文若笑的靦腆,帶著女孩家才有的羞澀,她笑著又收了表情,有幾分小翼地看向葉瑾:“小瑾,你不會因為我們彼此立場不同,就同我生了嫌隙吧”

    “我雖然愛慕地是公子,可你也是我的好友。我雖不能阻止你們之間的恩怨,可是我絕對不會傷害你,也不會讓公子傷害你。當然。我也不希望你傷害我家公子。”

    忠義兩難,自古難以兩全。

    葉瑾聽著宇文若的話還是有幾分感動的,為她那顆十足單純地心,也為她是真的把她當作是最好的朋友。

    “對了,你知道嗎我這次來的時候,本來是聽說你被妃櫻抓去了,所以我就趕著來救你。然后等到我到了這里的時候,你已經逃出去了。”宇文若說著咂巴咂巴嘴,笑嘻嘻地說道:“我就說我家小瑾,那自然是天底下頂頂聰慧的姑娘,怎么會那么輕易地被人困住呢。”

    葉瑾聽著她的夸獎,笑了起來:“你這張嘴還是跟抹了蜜一樣,甜膩的很。”

    “才不呢,你和公子都這么說,你們又沒嘗過。”宇文若剛剛說完,臉就紅了。她想起來上次公子嫌棄她啰嗦的緊,就拿自己的嘴堵過她的嘴。

    那是不是就算公子嘗過她的嘴呢所以她的嘴十分香甜,公子才會那樣說的

    宇文若在心里暗暗地想。可現如今在想到葉瑾的話,又不由地推翻了這個結論。

    葉瑾瞧著她皺起眉頭十分苦惱的地樣子,不由好笑,到底還是個孩子。不過也可以看出來青云對宇文若當真是十分的好,才能將宇文若保護的如此的好。

    “哎呀,這些東西煩死了,不想了不想了。”宇文若說著,仿似又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來,止不住地笑意跟葉瑾分享:“我跟你說個好玩的事情吧”

    “什么事”葉瑾并不是特別好奇,因為在宇文若的這個小腦瓜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是有趣的。

    宇文若也不在意葉瑾的態度,反正她是真的現在想起來就能笑醒的那種,“我跟你說,就是我不是在妃櫻的府上住著嗎然后我無聊就轉到了西苑,那里正好關著的人是誰你知道嗎”

    看宇文若這滿臉喜色的樣子,葉瑾立馬在心中有了結論:“是葉綏。”

    想到之前葉綏為了救她,甘愿被妃櫻抓住,后來又被用來威脅她的事情。她雖然用血蓮幽境的事情暫且穩住了妃櫻,讓她暫時不敢動葉綏一根汗毛,可是心里還是擔憂的。

    只不過夜北的人來稟,說是在她逃走之后,妃櫻和濮陽傅就立馬轉移了,再也找尋不到他們的蹤跡。

    所以她才不得不暫且放下繼續去尋找葉綏的心思。

    現在終于聽到他的消息了,葉瑾還是很激動的:“他現在安全嗎”

    “哎呀,小瑾你真的是不要太聰明了,你怎么知道西苑的人是葉綏”

    “阿若,葉綏現在是不是安全的”葉瑾打斷她的話,重復地問道。

    宇文若握住葉瑾的手,滿臉認真地看著葉瑾的臉,臉上的表情卻在憋笑:“哈哈哈,小瑾,你放心,葉綏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會忍心見到他落難不救他呢不過他是真的蠢,他不是逃不了,而是他自己不逃。”

    “你說說這世上哪里有這樣蠢笨的人換做是我早就跑了,可他偏偏跟腦袋有坑一樣,就因為妃櫻騙他,你也在他們的手中,他就乖乖束手就擒”

    宇文若后面在笑話什么,葉瑾基本沒怎么聽了,她的內心是十分的感動的。葉綏對她,的確是十分上心的。

    這個世界上能對她如此好的人不多,葉綏絕對算是一個,數次救她于危難之中,而且還甘愿為了她承受任何的痛苦,想到這里,葉瑾就覺得自己承受不起葉綏對她的深情。

    因為對比之下,她真的沒有對葉綏有多好過。

    “所以后來你就告訴葉綏,我已經跑了,然后他就跑去找妃櫻算賬了對吧”

    葉瑾的話剛剛說完,宇文若就滿臉吃驚地看向她:“哇塞,小瑾,你也太厲害了吧我告訴你后來的事情,就是葉綏跑去找妃櫻算賬,然后他把妃櫻給抓了起來,然后,哈哈哈,打包帶走了。”

    https:.7746819154212.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