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889章 他們成功為毒嬰解毒了
    葉瑾的眼神落在青云的身上,此次事情必然是他們一手策劃好的。

    但到底是誰泄露了,葉瑾揣摩不透,盡管她有過懷疑,但也是短暫即逝,宇文若不可能會出賣她的。這是她跟宇文若相互之間的信任。

    “青云公子此番來這里,不會是特地來北王府一游吧”夜北淡淡地一笑,眸光凜冽給,雖說青云沒有出手,但是坐觀其成,且還入了他北王府,到底說不過去吧

    宇文若察覺到夜北對青云的攻擊,瞬間開啟護夫模式,看向夜北,眼神兇惡:“夜北,不準你這么侮辱我家公子。”

    “侮辱”夜北冷笑一聲,他倒不覺得。

    葉瑾在旁看著,知道繼續說下去也是很為難,眸光與青云的對視一眼:“青云公子如今來這里,想必是為了帶走阿若吧,既然如此,那就速速帶著阿若離開吧”

    “小瑾,我,我不想”

    宇文若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葉瑾打斷:“你不想怎么著”她輕笑著說道:你還能不走別說笑了,阿若,你心心念念的公子來找你了,你快快跟她回去。我若是得了空就去見你。“

    “給你買最愛吃的桂花糕,冰糖葫蘆,還有雪梨羹給你送過去,好不好”

    一聽到吃的,宇文若那緊皺在一起的小臉都瞬間松散了不少,她不情愿地點點頭:“那好吧。”

    “你可千萬別食言,否則我還會來找你的。”她的話剛說完,青云已經撂下一聲告辭然后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等到他們離開,葉瑾才突然后腿兩步,捂著胸口,吐出兩口血來。

    夜北在身后攙扶著她:“小瑾,你沒事吧”

    “我沒事。”葉瑾搖搖頭,整個人很虛弱,剛剛她為了跟濮陽傅對打,強撐著一口靈力,現在好不容易松懈下來,那股力量就開始在體內亂竄,瞬間沖傷了她。

    葉瑾搖搖頭:“我沒大礙,休息下就好了。”

    “嗯。”夜北的眼神暗沉,他應該守在院內的,這樣葉瑾就不會遭到濮陽傅那個老家伙的偷襲了。

    “夜北,我懷疑府邸里有間奸細,已經兩次了,這絕對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為之。否則濮陽傅不該出現在這里,而且能那么巧合的帶走圣光宏鼎。”

    夜北擰了擰眉,回答道:“這件事我也有所懷疑,只不過一直在暗中調查,但是還是沒想到會”

    夜北有幾分抱歉。

    葉瑾笑了笑:既然你沒調查到,這證明這惹不是北王府的人,必然是剛剛進入北王府又不招惹人懷疑的人。

    他們紛紛將目光看向躺倒在地上顧臨遠。

    這個人來的本就蹊蹺,即便有黎先生作證,可是到底來說,他的身份最值得懷疑。

    沒了圣光宏鼎,葉瑾還是有幾分內疚的。不過當下濮陽傅那邊有青云公子子在,她和夜北強攻必然不是好辦法。

    所以他們必須得智取,這件事還需從長計議了,想到這里,葉瑾的眸光微微斂起,這件事的確是她的疏忽了。

    黎先生已經從外面進來,他受傷不輕,但所幸都不嚴重,“王妃主子,您沒事吧”

    葉瑾搖搖頭:“我沒事,多謝黎先生關心。”

    黎甄笑了笑,然后問道:“那不知道黎王妃主子可有成功將丹藥煉制出來”

    這話問的急切了些,葉瑾總覺得黎甄最近好像越來越奇怪了,他在面對毒嬰的事情上有些太激進了,甚至和以前的性格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就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但是葉瑾的眼神在黎甄的身上來回打轉了一圈,又將這種想法按捺住,或者學醫之人,在面對如此疑難雜癥的時候,都是如此。

    黎先生只是急躁了些,并不是成心的。

    “丹藥已經煉好了,黎先生現在就隨著我去給毒嬰服下吧”葉瑾輕聲笑著說道。

    黎甄自然是高興的,點點頭:“那我現在就隨著王妃主子進去。”

    夜北在葉瑾的旁邊,疑似不悅“需要那么著急嗎你現在的身體未必能支撐毒嬰開封之后所釋放的毒氣。”

    葉瑾對著夜北溫溫婉婉地一笑:“這不是有你在呢嗎”

    這句話大大程度上的安撫了夜北的心,難得的情話,讓他的表情瞬間軟化下來,“依你。”二字,繾綣濃情

    眼前的嬰孩被冰封起來,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葉瑾把他從冰棺之中抱了出來,他全身都是刺骨的冰涼,觸碰到指尖,傳遞全身。

    葉瑾止不住打了個寒顫,感覺冷的緊。

    夜北在身后擁住她,順便將斗篷披在她的身上。

    微暖,她抬起頭來看向夜北,無聲地笑了笑,兩人的互動甜蜜。

    黎甄在旁止不住地笑了笑,但是沒敢吭聲。

    葉瑾專心地看向懷中的毒嬰,她現在首先要將毒嬰身上的封印解開,然后才能給他喂服藥丸。

    只不過在她解開風影的時候,毒嬰身上的毒氣就會立刻四散,所以他現在必須得把握好時間,還有能夠有效地控制好他身上的毒性。

    “我開始解開封印,你們先把這顆解毒丸喂下,以防等下被毒氣所擾。”

    葉瑾說著從荷包里掏出藥丸來遞給夜北和黎甄。

    然后重新從黎甄的懷中結果毒嬰,開始運作靈力,她是用體內的帝炎力量封印的嬰孩,現在也必須用帝炎力量來解開封印。

    就在此時,眼前刪閃出一道明亮的金光來,四射,夜北和黎甄忍不住抬起胳膊擋住眼睛,防止被那道精光所傷。

    “大家小心,毒氣馬上就要出來了。”葉瑾大吼一聲,然后眼前出現一陣白色的霧氣,開始四處四散開來。

    北雁在外面聽見葉瑾的聲音,迅速當機立斷的運氣靈力將密道的門緊緊關閉。

    此刻的北雁并不是北雁,而是離塵師兄。

    葉瑾抱著孩子,迅速給他喂下那顆丹藥,然后那陣白霧漸漸地就順著空氣慢慢地消失了。

    她松了口氣:“還好,終于是止住了毒氣滿蔓延。”

    黎甄在旁卻牢牢地鎖住嬰孩的臉,那張臉還沒有完全恢復人氣,一層冰霜在他的臉上籠罩著,看起來并不像是個活著的孩子,而是死嬰。

    “王妃主子,這孩子好像不太正常啊”

    葉瑾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果然,他的臉上沒有鮮活的表情。她的手有幾分顫顫巍巍地伸過去探他的脈息,如果那么很有可能這個孩子就這么死了。

    她不希望這樣的結果,所以動作上緩慢很多。

    “還好,還有脈息,還有的救。”說著葉瑾當機立斷地把毒嬰放到一邊的石桌凳上,然后探向他的胸口,開始現代的緊急救治方法。

    黎甄和夜北都十分疑惑地看向葉瑾的動作,不過他們看著葉瑾額頭上緊張的汗珠,都不敢去打擾她。

    因為相信,也尊重她的任何決定。這個孩子是她救回來的,能決定他生死的也只有葉瑾。

    “哇”

    就在此時,一聲孩子的啼哭聲終于響起,打破了這一室的寧靜。

    所有的人也同時松了口氣,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王妃主子生了個孩子一樣,大家都瞬間感到了驚喜還有愉悅。

    https:.7746819208002.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