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葉瑾夜北 > 第914章 真假小草
    “你到底是誰”

    無價的語氣瞬間變得冷漠下來,他抬眼看向眼前的小草,眼神里都是防備,還有敵對。

    小草的眼眶頓時紅了,眼淚委屈噠噠地就要落下來,她哭哭啼啼地感覺非常地可憐:“我的好姐妹,我的好夫君,我們本該是這樣親近的人,可是你們卻對我如此冷漠,我,我走就是了,不礙你們的眼。”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她的腿腳似乎不太方便,轉身的時候扭到了腳筋,整個人都跌倒下去。

    沒有人過去攙扶,她摔得不輕,畫面很有些慘烈。

    無價是想去的,可是他也懷疑,他不敢讓假的小草鉆了空子,若是在發生什么事情,真正的小草受到傷害,那么他會內疚死的。所以此刻,即便內心里很心疼,他也不能過去。

    “無價你說過會一輩子對我好的,可是你現在就違背了誓言,我和你還怎么能走到以后”

    小草哀怨地看向無價,眼神里都是水光,看起來楚楚可憐。

    這對男人來講是格外致命的東西,更何況是自己最愛的女人,無價感覺自己都忍不住了。

    北雁尚且還殘留著理智,她擋住小草的目光折射到無價的身上,然后表情冷淡地問她:“你到底是誰如果你是小草,你為什么會肚子出來你別以為你能夠騙的了我”

    “我知道你們都聰明,就我笨。可是我也會怕,會很累,小姐被抓了,你們卻讓我抱著蘇覓躲在密室里面,我如何能心安所以我才會趁著府邸里沒人的時候偷偷溜出來的”

    “你撒謊。那個密室,小草根本就打不開,更何況密室的鑰匙在我的手上”

    北雁還沒說完就被一股特別重的力道給撞翻再地,而原本虛弱地躺在地上的小草,下一秒就落在了北雁的身邊,她掐住了她的脖頸:“說,鑰匙在哪里,否則我殺了你。”

    “那你殺了我吧”

    北雁閉上眼,她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無價在旁邊打算幫忙,可是一道銀針順時胸膛,他感覺到自己一陣心麻,然后就眼前暈眩起來,直接直挺挺地躺倒在了地上。

    假的小草獰笑起來:“你到是一把硬骨頭,可是你別忘了,你身上可不止自己一條性命。”

    她說的另外一條性命是離塵師兄。

    北雁的心揪緊起來,痛的她有種好像要窒息地感覺,她垂下眼瞼,心里不知道到底該如何抉擇了。

    離塵師兄的聲音就冒了出來:“別管我,小草和蘇覓的性命重要。”

    “不,你好不容易快要功成,如果從我這里出去,你會灰飛煙滅的。不可以,你不可以灰飛煙滅的,不可以的”因為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這話北雁始終憋在心里說不出口。

    離塵的聲音蒼涼:“那也沒事,我反正活了這些年頭也算是活夠了,沒關系,只是可惜了你,還這樣年輕要同我一起赴死,會不會覺得虧了”

    “不虧。”和你一起,甘之如飴。

    北雁在心里默默念到。

    “你到底說不說”假小草手下的力道不斷地加重,眼見著北雁就要窒息而死的時候,假小草又松了手:“你想要當英雄,我偏偏不會成全你的。”她眼神冷冽,落在北雁那張紫青色的小臉上微微泛著一抹詭異地光芒來。

    北雁地心里抖了抖,她總覺得這個假小草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不過也沒關系了,反正她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準備,無論多么痛苦,她都是可以熬過去的,就如同過去一樣不是嗎

    她的嘴角剛剛泛起一抹笑意來,就被假小草給打暈過去了。

    她看向身邊的無價,然后露出一抹陰沉地笑意來:“這也不怪我,都怪你們了,太倔強了,我也沒辦法”說完她拽起北雁消失在眼前

    北雁醒來的時候,她渾身都感覺到了一陣涼意,四周有很多嘈雜地聲音,而她低頭,才發現身上根本未著寸縷。

    有人脫了她的衣服,作為暗衛的基本素養,那就是在第一時間迅速地判斷出危險的本事。

    但是很快她就感覺到了絕望,四周都是一個將她牢牢鎖住地牢籠,牢籠地四周漸漸地圍攏來許多地男人,他們的衣著襤褸,眼神里暴露的都是對她的渴望,那雙雙充滿地眼睛讓人看著十分地害怕,仿佛下一秒北雁就會被他們生吞活剝了。

    北雁下意識地還是害怕了。

    她的害怕情緒迅速地傳遞到了心里,離塵感應到了什么,他的聲音里帶著十足地壓抑和克制,有些顫顫巍巍:“北雁,你,你沒事吧,別怕,別怕,我在,我會,我會保護你的。”這話說的十分蒼白,他現在只不過是個魂魄,寄居在北雁的體內而已,就算他擁有在高的靈力,也無法出來救她

    第一次離塵因為北雁而開始后悔,責備自己,怎么會這么沒用,連個女人都保護不了,他到底算是個男人嗎

    假小草又出現了,她依舊還是小草地模樣,只是那張臉看起來滿目猙獰,清冽的跟小草完全不像是同一個人。

    她問:“我在給你最后一次機會,鑰匙交出來,我放了你。否則。”

    她的目光在身邊這一群男人的身上打著轉:“他們全部都是我找來的乞丐,世界上最卑微最下賤的一群男人,他們對一個沒有穿衣服的女人絕對十分的有興趣如果你繼續冥頑不靈,那我也只能暫時請這些朋友們來先招待招待你了。”

    “你到底是誰”

    北雁心里很害怕,可是如果她一旦退卻了,那么背后的小草和蘇覓都會死,她做不出來這種事,更不能害了王妃主子,所以她絕對不能說。

    心里做好準備的同時,她也準備好只要這群男人沖進來,她就以死明志。

    “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嗎”

    假小草惱羞成怒地說道。

    隨后她走到牢房前,打算去開鎖

    “我說。”

    北雁突然抬眼對著假小草說道。

    假小草微微一愣,她倒是沒想到北雁這么快就向她妥協了,這副樣子跟剛剛完全是判若兩人。

    “你倒是識時務,不枉費我折騰這一出,說吧,鑰匙在哪里”

    “離塵師兄,不可以,不可以說的”

    北雁想要拼命地掙脫出那股強大力量的桎梏,跳脫出來,可是她的努力只是在浪費力氣,根本無法撼動離塵對她下的禁錮。他為了她,拋棄了所有,北雁感覺自己好想哭內心隱忍著,到此刻才放大起來,她知道離塵師兄都是為了自己。

    “就在北王府的宅院里,我房間里衣柜里的一個密格里。”

    “就這么簡單”假小草不相信地問道。

    北雁微微一笑,笑意里夾雜著幾分嘲諷:“難道你沒聽說不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這種道理你不會還需要我來跟你講吧”

    “你”

    假小草冷哼一聲:“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你最好別騙我。”

    “我都這樣了,我還能騙你嗎”

    “好。”假小草說完,給北雁喂服下一枚藥丸:“這枚藥丸可以暫時恢復你身上的武功,只不過只可以維持三個時辰,如果你騙了我,這群人三個小時后進去會對你做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所以你最好別騙我”

    北雁沒有吭聲。

    那副氣度看起來絕對不像是個普通丫頭該有的樣子,讓人很是奇怪。

    不過現在假小草已經沒有時間在跟他們閑聊,她必須抓緊時間在北王府的人發現無價和北雁失蹤前,帶回蘇覓。

    https:.7746819292336.ht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