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白牧野唐清 > 第37章 江楚楚的秘密
    白牧野沉默了片刻,情緒似乎更低沉了:“我不想解釋什么,我實話實說。”

    我的天,他這是要我的命嗎

    “白牧野,你瘋了嗎”我一聽這話就失去理智了,第一次這么大聲地對他說話。

    “我沒瘋。”白牧野的聲音冷靜得可怕。

    “沒瘋你盡說瘋話你想過實話實說的后果嗎你會害死我的”我要阻止他,如果他實話實說,江楚楚必然會退婚,他才訂婚幾天啊,而且他們這種聯姻豈是兒戲如果他胡鬧,最后得罪了江家,吃不了兜著走的人還是他,我肯定更沒好下場。

    白牧野又沉默了半天,似是鼓起了極大的勇氣,說:“我想見你”

    他的聲音沉靜帶著孤注一擲的堅決,又隱含著期待和哀求。

    “見我你這個時候見我干嘛你現在應該去找江楚楚,哄好她你現在見我只是火上澆油,還嫌不夠亂呢。”我根本沒注意到他的情緒變化,更沒時間去思考他這句話背后的含義,只粗暴地對他吼。

    我承認我自私又懦弱,這個時候我只想著讓他怎么把江楚楚糊弄過去,把這件事完美地掩蓋過去,我不想成為那個破壞他們聯姻的罪魁禍首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任由別人辱罵,我承擔不起他們聯姻失敗的罪名,我不想一輩子活在內疚之中抬不起頭。

    我想的全是我自己,我無恥得連自己都鄙視。

    白牧野那邊半天又沒動靜了,就在我反省自己是不是太兇了的時候,他突然冷笑:“是我魔怔了。”說完這句話就掛了電話。

    啥意思

    我拿著手機,一頭霧水。

    我沒時間去探究他的莫名其妙,接著我撥打了江楚楚的號碼,還是提示關機,我心里慌得失去了分寸,她會去哪里呢

    此時,我滿心懊悔,如果我不跟白牧野糾纏不清,怎會今天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思及我跟白牧野的糾葛,不是我有事麻煩到他,就是他前來糾纏我,孽緣深重得連我都覺得神奇,要說責任,我和白牧野半斤八兩,不要臉的程度不分上下。

    只是現在后悔也沒用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趕緊找到江楚楚。

    在家里我也是坐臥不安,干脆出了門。

    城市那么大,一個人若有心想藏起來,掘地三尺也翻不出來,我漫無目的地走在街道上,前后左右不停地張望,期待能出現奇跡突然發現江楚楚的芳蹤。

    夜色籠罩下的街道昏暗疲憊,如同一個包了頭紗的老婦人,連往來的行人都模糊得只剩下輪廓。

    我心里空蕩蕩的,又很慌張。

    江楚楚到底在哪里呢

    我腦子細想了幾個可能的地點,她喜歡的咖啡廳,愛逛的品牌店,最合她胃口的西餐廳

    于是我一一跑了一趟,結果都是失望而歸。

    我頹然地坐在路邊,就當我準備放棄的時候,腦中靈光一現,我想到了一個地方

    我打車到了承南大學校區,這里是我和江楚楚夏越相識的地方,我們一起度過了三年多美好的大學時光。

    操場東邊有一條環校的河流,河流邊有個小公園,是學校最美的綠化區,以前江楚楚心情不好時候最喜歡來這個地方發呆,坐在秋千架上,她說蕩在空中放飛自己的感覺好像靈魂在飛舞,感覺好極了,煩惱也會甩空。

    那時候,夏越相對成熟,像大姐姐一般喜歡操心,我呢,性格有點內向,壓力也大,早早地就焦慮畢業后的就業問題,那時我最羨慕的人就是江楚楚了,她是我們三個人最天真的一個,每天臉上都是無邪的笑容,好像從來沒有煩惱似的,你看到她都忍不住會被感染。

    思及往事,我心里越發惶惶,對江楚楚的愧疚更加重了幾分。

    我不確定江楚楚會不會來這里,我抱著僥幸心理而來。

    自從畢業再也沒來過,如今再次涉足,這里的氣息熟悉又陌生,讓人忍不住陷入回憶,我沒時間去感慨舊時光,下了車就直奔小公園。

    清冽的風從水面吹來,我似乎聽見了有人低聲呢喃。

    我放輕腳步,凝神傾聽,小公園里確實有人在低聲說話,我大喜,這個時間學生早放暑假了,這個人會不會就是江楚楚呢

    悄悄地靠近,一男一女的聲音傳來,在寂靜的夜里非常清晰。

    “我知道不應該再見面,可是我今天心情非常差,忍不住想見你。”

    “你知道你開口我就拒絕不了的。”

    女人甜美的聲音很是低落,正是江楚楚,男人的聲音低沉,言語中透著些許無奈和寵溺,很陌生,我從來沒聽過。

    這對話怎么聽都不像是正當關系,在我記憶里,江楚楚從來沒有戀愛過,就直接和白牧野訂婚了,這個男人不是白牧野,那他是誰

    我躲在一棵大樹后面,沒敢出聲,心臟撲通撲通跳,好像發現了別人了不得的秘密一樣,很是心虛。

    兩個人半天沒說話,半晌傳來江楚楚低低的抽泣聲,男人嘆口氣,也沒多說什么。

    我伸腦袋一看,他們在擁抱

    男人高大的身軀將嬌小玲瓏的江楚楚緊緊地箍在懷里,光看身影都能感受到他的溫柔和溫暖。

    怎么就抱上了

    本來我還不確定兩個人的關系,這一抱,直接坐實了,江楚楚以前原來有喜歡的男人啊,白瞎了我們這么多的情誼,我和夏越一點風聲沒聽到,她瞞得夠嚴實的

    兩個人什么交流都沒有,就這么抱了半天,江楚楚哭夠了就推開那個男人,說:“你回去吧,我好多了。”

    男人還是不說話,就那么看著她。

    江楚楚也不吱聲,兩個人相顧無言。

    這場面,簡直太虐人了,我已經腦補了一百個版本愛而不得的虐戀劇情,難道是公主愛上窮小子的戲碼這應該最貼合江楚楚身份了,不然她為什么從來沒有公布過這段戀情連我和夏越都瞞得嚴嚴實實的,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深知兩個人最后無法成眷屬。

    我心里掬了一把同情淚,然后才清醒過來,我是尋找江楚楚的,看到她沒事就放心了,我現在應該悄然離開就如悄然而來那樣,今晚發生的事我只當沒看見。

    于是我躡手躡腳地又離開了。

    走出校園,我才放松下來,剛才看到的一切恍然如夢,腦子里一直在猜想那個男人是誰,我敢肯定那個聲音我從來沒聽過。

    我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打電話給白牧野,告訴他江楚楚找到了,他問在哪,我說在大學校園,不過我沒現身,只看到她安好,略過她私會舊情人一事,白牧野說了句知道了,然后就掛了電話。

    既然沒事,我就可以放心地回家睡覺了,至于別的事,我無力掌控。

    我在這里等了半天,結果一直沒打到車,我有點急了,再不走,等會江楚楚出來就會看見我了。

    真是擔心什么就來什么,我這個念頭剛落,那邊就見江楚楚從學校大門走出來,我想躲,學校門口的路燈還是非常亮的,她遠遠地就看見我了,走近了驚訝地叫出聲:“唐清,真是你啊,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呢,你怎么在這里”

    我看看她身后,那個男人沒跟出來,應該是還在里面。

    “楚楚,你真的在這里啊”我佯裝很高興的樣子迎上去,跟她解釋說,“白牧野說你生氣走了,不接他電話也不回微信,所以就跑去找我問你有沒有跟我聯系,看得出來他非常擔心你,所以我就自告奮勇出來找你了。”

    滿嘴謊言的我,真的很丑陋啊。

    “是嗎”江楚楚一聽白牧野的名字瞬間神色黯然。

    我看著她的神情,內心百味雜陳,我說:“是啊,我找了好多個你喜歡的地方都沒你影子,于是就來學校碰碰運氣,看來我運氣不錯,我剛下車就碰到你了。”

    江楚楚情不自禁地握住我的手,歉意又感激地說:“讓你擔心了,不好意思啊。”

    我受之有愧無地自容,趕緊回:“你說這是什么話,跟我還客氣啊,看到你沒事就好了。”

    江楚楚嘆口氣,抬眼看向遠處的長街,說:“我只是情緒不太好,想一個人靜靜,難道他還擔心我自殺不成哼,我才沒那么傻呢。”

    我呵呵一笑:“那就好,我們回去吧,時間不早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江楚楚說好,可是她沒開車過來,于是我提議讓白牧野過來接,這樣他把江楚楚安全帶回去,也好哄哄她,最好能看到他倆和好,我也少點負疚感。

    江楚楚沒意見,但她手機沒電了,就讓我打,我也沒矯情,剛才鋪墊過了白牧野去找過我,給我他的號碼也就順其自然了,所以我就打了,給白牧野報了地址,他說很快過來。

    想到接下來的三個人見面,用各懷鬼胎來形容再貼切不過,我很想逃跑,不想面對白牧野,不想看到他當我的面哄江楚楚,更討厭在他們面前那個戴著虛假面具辛苦演戲的自己。

    我長長地嘆口氣,心里終究筑起了一座牢,死死地困住了我自己,插翅難逃。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