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白牧野唐清 > 第203章 后來的我們——白震霆的懺悔
    出于好奇,我就悄悄地走過去伸頭看了一眼,房門只留了一條門縫,我就看見婆婆正躺在床上,雙目緊閉,像是睡著了,她的手很自然地擺放在身側,手里拿里捏著一張A4紙,手邊還放著一本紅色的小本,看樣子應該是存折。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是對于她手上那張紙上的內容感到無比好奇,我就推開門走了進去,走到她床邊,看了眼她手上的紙,竟然是一封手寫信,開頭稱呼是阿倩,這么親昵的稱呼應該是很親近的人,于是我快速掃了眼信尾,當我看到落款時,心里狠狠地吃了一驚。

    落款署名竟然是白震霆!

    白震霆竟然給婆婆寫過信,我對信的內容更加好奇了,繼續看。

    “阿倩,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首先我要向你說一聲對不起,這些年著實委屈你了,是我太自私才害了你,我不奢望你的原諒,我寫這封信的目的不是求你原諒,只是向你懺悔,因為我,你搭上了一輩子,真的不值得。我猶記得我初識時,你一身紫色禮服款款來我面前,落落大方地說,你叫白震霆吧,那天我聽一位世伯提到你,說你聰明又能干,人長得也好,我奇怪你竟能從一群人一下認出我,于是問原因,你嬌羞一笑說,聰明能干是不會寫在臉上的,長得好可是明晃晃地寫在臉上的,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姑娘有點意思,我被很多人夸過帥氣,可是像你這么夸人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阿倩,你真的特別好,我也不是沒心動過,只是我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你出身優渥,是矜貴的窈窕淑女,而我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卒,這種落差令我抬不起頭,我需要加倍努力向上爬,爬到高處才能和你比肩,可惜你完全不能讓我放開手腳,我們性格也都太過強硬,兩強相撞,唯有玉石俱焚,婚后果然證實了這一點,你希望我像一個奴隸一樣臣服于你,而我需要一個溫柔體貼相互鼓勵陪伴的賢內助,我們需求完全不對等,你甚至對我缺乏最基本的尊重,這讓我的逆反心理一日比一日加重,以致于后來你失蹤后我竟然生出慶幸心理。”

    “我承認我太貪婪自私,我娶你的時候不是沒存著別的功利心理,我希望得到你娘家的幫助,卻又不能放棄一部分自我向你交出一部分驕傲作為交換,每每想起,我都覺得自己非常過分,也想過努力去改善我們之間的關系,可是面對你的冷嘲熱諷,我那點火苗也就熄了,阿倩,如果時間重來,我不知道我們會不會可以變更好,但我想說的是,這些年,我并沒有忘記過你,我看著牧野一天天長大,他的眉眼無一不像你,我也無比害怕有一天真相拆穿,他來質問我為什么對你這么冷血我該怎么面對他,很多次我做過類似的噩夢,醒來腦海中都是你的臉,后來他對我越來越冷淡,我都懷疑他是不是發現了什么,也許是有感覺不對勁,只是沒證據。”

    “現在事發了,我更加害怕面對他,上次他來獄中看望我,我都想過拒絕見面,可是我不知道我某一天會不會突然死在睡夢中,我見他一面就少一面,還是見了,他真的長大了,懂事了,他一句難堪的話沒對我說,他說你們會等我出去,還說當我出來時,他和唐清肯定早已給我生了孫子了,所以讓我務必好好照顧自己,你不知道我有多感激他,阿倩,你給我生了一個好兒子,我真的非常感激你,是我辜負了你們娘倆。”

    “最后,也希望你好好照顧自己,受了那么多苦,該苦盡甘來了,唐清那個小姑娘人不錯,心善,單純,性子軟,之前我因為家世一直看不上她,撇開家世不說,其實她非常適合牧野那個野性子,如果當初娶了江家女兒,兩個人或許就落個跟你我一樣的下場了,她是賈婉的女兒,但我相信她好好孝順你的,希望你別太為難她,給她機會替母贖罪吧。”

    “再說一聲對不起,我會認真反省悔過,也許今生沒機會補償你了,不說來世了,來世只希望你別再認識我。”

    “我沒別的東西可送你,只有一些身外之物,家里那套房子我留下,如果還能活著出來,給我當個落腳點,另外有三套房子記在牧野的名下,我都送給你,要不要更改產權你自己決定,還有一本存折,里面是我這輩子所有的積蓄,確實有不少灰色收入,所以存的名字不是我的,也全送給你,我知道這些彌補不了你所受到的痛苦,權當我的一點心意吧,希望你不要拒絕。”

    看完我心里很觸動,沒想到白震霆給婆婆寫過信,還把所有的財產全送給了她,確實地說,也不算送,這些是他們夫妻共有財產,但白震霆把隱藏的財產拿出來,也算是誠意了。

    一封歉意的信,情真意切,很客觀地簡述了兩個人感情上的問題,也反省了自己的過錯,看來獄中生活給他帶來不少改變,只是不知道婆婆看了這封信是什么樣的心情,我不由想,是不是這封信撫慰了婆婆心中的積怨,給干涸的內心注入了新的生機,所以她才會不再起訴我媽。

    其實這些日子我一直過得戰戰兢兢的,雖然表現上婆婆不再為難我了,也說不再起訴我媽,但是我內心里不太信的,一個人的一輩子被另一個人完全毀掉了,這要怎樣的胸襟才能包容?反正我包容不了,她表面上的平靜反倒更令我不安。

    我剛想伸手去看看那本存折,指尖剛觸碰到,突然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嚇得我的心臟差點驟停,婆婆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正目光犀利地盯著我,她的眼角有晶瑩的液體,剛才我竟然沒注意到。

    “你在這里做什么?”她把手信折了一下信手塞到枕下,松開我的手腕,將存折也拿起來和信塞到一起。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