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白牧野唐清 > 第211章 后來的我們——久別重逢
    薛照今天穿得很隨意,一臉恭謹的樣子,對我說話都戰戰兢兢的,很有搬運工的職業范兒,我覺得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就悄悄和他說別多想,他整成這個樣子爹媽都認不出來,別人怎么可能想到是他,駕馭員沒料到多一個人,有點意外很正常,等飛機落了地,他就趕緊走,我不說沒人會想到是他的,他略略放心。

    只是我想到我爸還在異國他鄉為找薛照要回我孩子的事勞累奔波,就覺得對不起他,可是對薛照,我真的心情很復雜,尤其是他說出那句,我愛你沒結果,就讓我愛你的孩子吧,簡直戳中了我的軟肋,讓我根本沒辦法再跟他去計較那么多。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心軟了,可是讓我去強迫他,我真的做不到,唉,糾結。

    一路上我們也沒什么交流,主要是不敢,生怕引起駕駛員和保鏢的懷疑。

    落了地,他幫我把行李搬運到車子上,我則裝模作樣地給他付了錢,他悄悄給我留了一個電話號碼,說如果去M國就聯系他,還為不能參加我的婚禮而表示道歉,隨后目送我的車子離開才走。

    心里還是蠻震蕩的,找了他那么久都沒找到,結果竟然偶遇上了,人際的際遇啊,真是無法預測。

    害怕白牧野急吼吼地找薛照要孩子逼迫他,我決定這個事兒先隱瞞他一段時間再說。

    這個時間白牧野應該在上班,我不想見婆婆,于是我就直接去了白牧野的公司。

    結果剛到公司樓下,就看見了江楚楚,很久很久沒看到她了,她看起來越發清瘦,衣著很樸素,背著一個小方包,手里牽著她的兒子林林,指著白牧野對林林溫柔地說:“跟叔叔說再見。”

    林林搖動著小手,萌萌地笑:“叔叔再見。”

    白牧野也笑得很溫柔:“林林再見。”

    本來是尋常的情景,可是不知道哪根神經突然搭錯了,白牧野臉上的溫柔讓我覺得很扎眼,就想,他其實應該很想要個孩子吧?

    一轉身,江楚楚就看見了我,笑容微滯,隨即大方走上前來跟我打招呼:“你回來了,我聽牧野哥說你陪阿姨去國外了。”

    一聲牧野哥讓我更加不爽,不過我發作也沒道理,只禮貌地微笑:“嗯,剛回來。”

    她察覺出我的冷淡,“那我不打擾了,先走了。”

    較于從前,她身上光了那股子孤傲尖銳,如今盡是圓潤光滑,經歷了生死,到底不一樣了。

    不待我回答,她牽著林林要走,林林卻突然拉著我的衣襟說:“阿姨,我好想你。”

    他的普通話標準多了,還帶著一點點尾音,很好聽。

    聽說我的另一個人格跟這個孩子有過不少交集,相處得還不錯,上次被高誠綁架就是因為對這個孩子的母愛泛濫,大概因為他利用過我害我險些喪命,也因為我跟江楚楚之間的恩怨,我對這個孩子真的喜歡不起來,于是回答也淡淡的。

    “早點跟媽媽回去吧。”

    小孩子很敏感,察覺到我的不喜,還想說什么,江楚楚先一步制止他:“阿姨剛從國外回來,很累,我們不要打擾她了。”

    林林懂事地點點頭,不過明顯很失望。

    白牧野看到我的一剎那就飛奔過來,將我抱個滿懷,在我臉頰上親一下:“老婆你可回來了,可想死我了!”

    在外人面前永遠是高冷的冰塊臉,一副很難相處很不好說話的樣子,一見我就化身黏人的寵妻狂魔,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他,環著他的腰說:“想你所以就早點回來了。”

    他聽了非常高興,“那我快點回家吧。”

    “你正上著班呢。”

    哪想他在我耳邊低語耍流氓:“現在無心上班,只想上你。”

    他暖熱的煙草氣息環繞在我的耳際,癢癢的,聲音低沉性感,又是一句這么挑逗的話,我只覺得身子發軟,往他懷里歪了歪,嗔怪地瞪他一眼,他笑嘻嘻地:“快回家吧,一看見你就跟被灌了二斤春藥似的,一刻也不能等了!”

    我真是哭笑不得,只得跟著他上了他的車。

    一側頭就看見還沒離開的江楚楚正盯著我們,臉上浮著羨慕的神情,見我看她,趕緊低下頭,拉下林林快步離開。

    “她找你干嘛?”我看著她離開的背影隨意地問。

    “江淮南想跟我合作,自己不好意思來,就讓她來了。”白牧野幫我系好安全帶,看著我一個勁兒地傻笑,跟地主家的傻兒子沒區別。

    發生過那么多丟臉的事,尤其是自以為白牧野娶了她女兒才能獲得資源,結果白牧野娶了我這么一個隱形富豪的私生女,這事尤其打臉,江淮南還是要臉的,現在想跟白牧野合作,看來是想修復關系,當然也可能是想借此跟我爸扯上點關系,畢竟他之前可是想跟我爸合作的,結果我爸對他愛搭不理,不過這話我是不會說的,白牧野是個明白人,他高興怎樣都行,誰讓他不高興了,天王老子他都不會買賬,如果江淮南想借白牧野來搭上我爸這條線,我只能說他打錯算盤了。

    “那談得怎么樣了?”我私心里并不想白牧野跟她有來往,但我不好明說,想看看白牧野的態度。

    “之前發生過那么多事,讓你受了很多委屈,我怎么可能再跟她家扯上關系?讓我老婆不爽的人絕對是我終身抵制的人。”他說得理所當然,沒有絲毫的諂媚之意。

    “老公,你真好,不過,如果你想合作就合作吧,賺他們家的錢給我揮霍,也很解氣。”聽了他的話,我暗暗鄙視自己的小人之心,他永遠是以我為第一位的,有什么好試探的。

    他搖頭笑:“有了岳父大人這塊金字招牌,找我合作的人都排著隊盡著我挑呢,不缺他這一家。”

    那倒是,他現在可是韓謙唯一的女婿,韓謙有多寵愛他的女兒好像全世界都知道,想搭這條線的數不勝數,我心里有點得意,笑道:“老公自己決定就好了。”

    “對了,我最近才得知一個消息,你知道薛照為什么要整容逃走嗎?”白牧野啟動車子突然說。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