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白牧野唐清 > 第215章 后來的我們——懺悔
    接到電話的那一剎那我是懵的,我恨唐母,但從來沒想過她會這么快死去,哪怕我看到她氣息微弱地躺在病床上,也覺得她隨時可能康復像從前一樣生龍活虎地跳起來罵我,可是現在她卻要死了,虛無的不真實感讓我的腦袋里一片空白。

    這個養了我二十多年的女人,給我造成了巨大的不可逆的傷害,一度將我逼到死路,甚至親自操刀想了結我的性命,我恨她恨到骨子里,卻因為軟弱和念情奈何不了她,現在這個女人被老天強行收了去,我曾恨不得她快去死,然而她現在將真的要死了,我卻忍不住地悲傷。

    白牧野將車子開得飛快,我們一路上都沒有說話,他感受到了我的情緒急劇變化,只緊緊地握住我的手。

    醫院的走廊上靜悄悄地,有一種冷到骨子里的陰森感。

    搶救室門口沒有人,我們跑到護士臺詢問,在我問出這個問題時,就緊張地看著護士,希望她能告訴我已經搶救成功的消息,哪想卻聽她說:“你來晚了,人已經送去了太平間,剛下去,大概也就五分鐘前。”

    像是五雷轟頂,我幾乎站立不住,白牧野及時抱住了我,滿眼的心疼,卻也說不出安慰的言語來。

    “沒料到我來晚了,連她最后一面都沒見著……”我的目光失去了焦點,只是喃喃地低語,哭腔濃重,拉緊白牧野的手,像是一個無助的小孩。

    “我帶你下去見她。”白牧野將我擁在懷里,就往電梯那邊走。

    太平間在地下,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在太平間門口看見了唐父,唐金還有唐元三個人,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樣看起來失魂落魄,三個人分散站著,分別在距離彼此在三四米的位置,沉默著。

    看見我,他們齊齊看過來,唐父一臉哀戚,唐元是冷漠,唐金情緒略有起伏,明顯是怨恨。

    唐元糾纏了我爸一段時間,在偶然一次回來的路上,因為情緒失控在過馬路時被車撞了,結果命保住了,卻失去了一條腿,花樣的年紀突然成了殘花,際遇令人唏噓。

    當時她出車禍這件事我只是聽說,此后再也沒有見過她,現在再見,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腿上,修長的腿截掉了一半,空蕩蕩的褲腿迎風飄著。

    她見我看她的腿,目光瞬間犀利起來,嘴唇微動,明顯是在咬牙。

    當初要不是唐母利欲熏心拿她頂替我的身份,后來也不會發生那么多事,平庸平凡的一個人突然爬到了做夢都無法到達的人生巔峰,結果又突然摔了下來,這種落差感可想而知,她根本沒辦法接受,說到底,是唐母的欲望害了她,聽說后來她跟唐母的關系一直非常惡劣,她恨她生為唐家的女兒,她把失去千金大小姐和榮華富貴的過錯全部都賴到了唐母身上。

    我轉過目光,不搭理,萬事皆有因果,誰都別怪。

    唐父看到我,是有幾分意外的,迎了兩步上前來,“你來晚了。”

    恍如一瞬間蒼老,他的皺紋似乎突然加深了,我按捺住心里的感傷不看他,只問:“人呢?我想見見她。”

    唐父點頭,“我帶你去。”

    太平間對我來說只是影視作品里的道具,現在我真實地站在這里,才覺得影視劇里的氣氛實在太不夠寫實,冷,陰森,死寂,好像與外面的世界徹底隔離了,還有一種莫名的肅穆感油然而生,當然也會不由自主地害怕,要不是有人陪著,我根本不敢進來這里。

    工作人員走到中間位置,打開其中一個冰柜,拉出了抽屜。

    唐母煞白的臉露了出來,少了豐腴,瘦脫了相,我幾乎認不出來她。

    眼淚像決堤的水洶涌而出。

    往事一幕幕像電影的畫面紛沓而至,她的貪婪她的無恥,她對我的咒罵和陰險算計,她的好她的壞,都恍如昨日般清晰,可是現在她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她躺在那里,毫無生氣,觸手,是入骨的冰冷,直沁我的心頭。

    淚水默默地流,沖刷掉所有我對她的怨恨。

    白牧野走過來,擁住我,在我耳邊輕聲說:“別哭了,人死不能復生。”

    唐父站在不遠處,無聲地看著,眼圈也漸漸泛紅。

    她不是我的生母,她對我并不好,我不再怨恨她,但也覺得太多的悲傷并不值得,轉身隨白牧野往外走,帶著翻涌不息的情緒以及仍止不住的淚水。

    唐父跟在我身后,走到門外,外面光線幽暗,很是壓抑。

    唐父伸手進口袋里,從中掏出一個首飾盒遞給我,“這是你媽留給你的。”

    還有東西給我?有些意外,我接過來,打開,里面是一件金鏈子,吊墜是一只俏皮的猴子,恰是我的生肖。

    心頭震撼。

    曾經她為了哄騙我想得我的房產,就是拿了一個生肖項鏈送給我,我當時并沒多想,后來將它當禮物送給了當時還是白夫人的媽媽,結果被江楚楚一語道破是假貨,鬧了個很丟臉的笑話,即使當時白夫人很是維護我,這事也令我難堪不已,后來我重新買了一件送給她才圓了這個面子。

    沒想到她臨死之前還記得這事,現在給了我一個真的,這是要彌補遺憾真心悔過了嗎?

    不過幾克的東西,此時拿在我手里有千斤重,震蕩著我的心情久久無法平靜。

    或許,這件金飾真的是我和她之間的一個句號。

    “謝謝。”我朝唐父真誠地說,說完拉著白牧野就要走,哪想唐父一把拉住我,哀求說:“你媽希望你以后能多多照顧你一對弟妹,這是她最后的遺愿。”

    我垂眸盯著手里的金飾,冷笑問:“交換條件?”

    唐父的臉色瞬間尷尬:“不,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就好。”我輕笑,拉著白牧野的手轉身離開,我真的討厭透了這種被綁架脅迫的感覺,他們不提,我可能哪天一時腦抽心軟還會照拂一下,他們來討要,我偏不給。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