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白牧野唐清 > 第246章 后來的我們——遇見
    往事像一記重拳,狠狠地擊打著我的心臟,我不由地瑟縮著身體,懷里抱的那束火紅的玫瑰花變得非常礙眼,也讓我心煩,或許面對不喜歡的人,這種情緒十分合理。

    時光錯亂恍地回到了從前,好像那個人隨時可能從停車場走過來,拉起我的手走得那家美味的餐廳,我呆呆地看著窗外,往來人群似乎全幻化成了那個人的身影,直到宋奇將車子停下喚我的名字,我才醒過神來。

    “在想什么?”宋奇溫和地笑著,眼神中的溫潤讓人如沐春風。

    “沒什么。”我垂下眼眸掩下所有的情緒。

    他下車,走過來幫我打開車門,我下車,二人沉默著。

    我正準備將花放在后座上,他看著我突然問:“你是不是在想你的前夫?”

    這話實在冒昧了,畢竟我和他連朋友都算不上,我們才認識不到二十四小時,最深厚的關系也只是建立在我們父輩友誼之上的。

    “沒有。”我麻利地否認,我不想討論這個話題,更不想和一個陌生男人討論,而且這個男人還是我的相親對象。

    宋奇不以為然的樣子,還安慰我:“你們倆的事我聽說過一些,很令人羨慕的愛情,最后結束了,實在是可惜。”

    他的話令人更加煩躁,關于白牧野的任何話題我都覺得煩躁,大概是因為我面對這一切無可奈何吧,所以輕易就能挑動我的神經,我心情不好,正準備嗆他兩句,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出我的暴躁情緒,搶在我的發作之前說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先別生氣,我說這些話并無惡意,只是想告訴你,如果放不下就去追回來,人這一輩子珍貴的東西少之又不少,千萬別隨便弄丟了。”

    我聽了他的話愣了又愣,追回來?談何容易,要是能追回來,我哪里還會煩躁至此,人之所會憤怒,就是因為面對煩躁時的無能為力,這些憤怒都是在譴責自己的無能。

    我搖了搖頭,感慨一句:“算了,回不去了。”

    “也許他也一樣放不下你呢?”宋奇看向我身后,低低地說了一句,我正納悶他為什么這么說時,就聽見身后突然傳來軟軟糯糯的聲音:“媽咪!媽咪!”

    我聽到這個聲音心頭一震,瑞兒?

    回頭,就見瑞兒小小的身影正跌跌撞撞向我這邊跑來,小手胡亂揮著,臉上滿是欣喜的興奮之色,邊跑邊喊。

    他的身后……跟著白牧野,是了,今天他要去看望瑞兒的,沒想到竟然帶來了這里,我們還好巧不巧地遇見了。

    我千方百計想躲著他,可是這個城市就是這般小,還是在不該遇見的時候相遇了。

    再不想見他,可是瑞兒可是我的心頭肉,我迎上去幾步,彎腰將他抱起,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寶貝,你怎么來了?”

    “我和白爸爸來吃飯。”也不知道最后他是怎么想的,以前堅持薛照才是他親爹,所以怎么也不愿意叫白牧野爸爸,后來不知道怎么就弄出白爸爸這個稱呼,聽起來好像他有很多爸爸一樣,白牧野出于無奈,竟然也接受了。

    以前我還會糾正他,告訴他白牧野才是他親爹,把白字去掉,直接叫爸爸,每次這樣教育他的時候,他都不開心,所以漸漸地我也默許了。

    一歲多的孩子伶俐得令人疼愛,我抱著他就像抱住了全世界,瞬間填滿了我心底的空缺,“那真是巧了,媽咪也來吃飯。”

    對面的白牧野那張英俊的臉恢復了從前的冰塊模樣,走到我面前幾步外停住,然后就靜靜地看著我們母子倆,當然也沒忘記打量幾眼宋奇。

    瑞兒聽了我的話,瞪著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宋奇,然后纖細的小胳膊摟住我的脖子撒嬌說:“我要和媽咪一起吃,還有白爸爸。”

    我訝異于他對于陌生人的抵觸以及對白牧野的維護,哄道:“今天媽媽要陪宋叔叔吃飯,明天再陪你吃好不好?”

    “不好!”他將我的脖子摟得更緊,生怕我被別人搶了去似的,“我要媽咪!媽咪不要走!”

    “媽咪怎么會走呢?媽咪要瑞兒小寶貝在一起啊。”我拿眼了瞟向白牧野,見他仍是淡然的模樣,對于瑞兒的話毫無反應。

    我不由懷疑自己是不是多想了,這話怎么可能是白牧野教的,再說他也不可能知道我出來跟別人吃飯。

    宋奇見這情形自然已經知道了白牧野的身份,走上前幾步向他伸出手,“你好,白先生,我叫宋奇,是韓清的朋友。”

    白牧野點了點頭,伸手與他輕握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抽了回來,宋奇只是笑笑并沒說什么。

    那邊瑞兒還在磨我,打死要和我一起吃晚飯,還得拉著他的白爸爸一起,我心里那個郁悶啊,要不是大庭廣眾之下,我真想揍他一頓,這熊孩子知不知道這樣子會讓我很為難。

    白牧野看好戲似的,也不勸不說。

    宋奇見狀開口說:“既然遇見了,那就一起吧。”

    “會不會不方便?”白牧野聽了這話有些為難地開口問。

    “當然不會,人多熱鬧嘛。”宋奇笑說。  手 機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書♂城♂網   免費看更多女 頻 精 彩 小 說 哦!

    我心想,何止熱鬧,是相當熱鬧。

    我帶著我的相親對象來吃飯,結果遇見前夫帶兒子,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這父子倆好像有砸場子的意味,尤其是我懷里的兒子,霸占著我的不放,好像一松手我就會被別的男人搶走似的。

    “那就打擾了。”白牧野客氣地回,然后向瑞兒伸出手,“過來爸爸抱。”

    “我要媽咪抱。”瑞兒扭著小身子表示不愿意。

    “你太重了,媽媽抱不動。”白牧野也不管他的意愿,伸手強行將他抱了過去。

    他的指尖觸碰到我的手臂,像有電流劃過身軀,我的心忽地顫抖一下。

    忙放開瑞兒,我退后一步,腳步不經意間便帶著幾分慌亂。

    對于他的肢體觸碰,我永遠都會有強烈的反應,以前是,如今分開依然如是,我覺得這是病,得治。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