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白牧野唐清 > 第270章 后來的我們——我不能死
    我問出這句話時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其實也不可能更壞了,我們已經離婚了不是嗎?只是我心底還存有那么一絲絲的僥幸

    聽了我的問話,他抱我的手臂猛地一僵,我敏感地感覺到了,心底那絲僥幸塌了。

    眼淚又不爭氣地往外冒,腦中浮現出他們在床翻云覆雨的畫面,幾乎要將我撕成碎片,我用力掙開他的手,轉身就跑。

    白牧野反應更是快,伸手一抓,就再次將我拽了回來,“你先別走,你聽我解釋!”

    “我不想聽!我什么都不想聽!”我幾乎失態地大吼,解釋?解釋什么?解釋你是如何地沖動或一時糊涂?或者說是她勾引了你而你是無辜的?無論哪種我都無法接受,我只知道你倆之間沖破了男女大防,該發生的都發生了。

    白牧野見我瘋了似的,他只是更緊地抱住我,聲音溫柔地安撫我:“你別氣,別氣,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她沒什么,什么都沒發生,真的,你要相信我……”

    “你騙我!你個騙子!你們已經上過床了,在我們離婚的那一天就上了,我都看到了,你還敢騙我……”

    也許是離婚時的心結從來沒解開而累積了情緒,亦或是上次看到他跟江楚楚之間的曖昧一直烙在心底成了傷,所以這次江楚楚猝不及防地出現就撕開了傷疤,我也就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失了態。

    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歇斯底里的女人真的不好看。

    “寶貝,真的沒有,從來沒有,那天晚上,只是正好遇見……”他仍是試圖解釋,然而我半個字都不信。

    我努力逼自己鎮定下來,用手狠狠地抹掉眼淚,抽了抽鼻子,聲音低而決絕地說:“白牧野,我們之間就這樣算了吧,不要再糾纏了,我累了,你放過我吧,你這樣讓我不快樂。”

    白牧野抱著我的手臂僵住了,他臉上的神色變了又變,最后定格成一張煞白的白紙,唯獨眼周是微紅的,他顫抖著嘴唇問:“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見這樣子,我心下十分不忍,撇開臉不看他,心里又有些怨恨,是他有錯在先,是他把我們之間大好的感情推到今天這個地步,結局是他安排的,我只能默默接受,他有什么臉難過?他又何必在我面前裝什么深情不渝?

    “白牧野,你應該清楚,從你那樣狠心對我的那天起,我們之間就完了。”我淚臉朦朧地看向他,心痛得無法呼吸,我看著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他的眉,他的眼,他的每一寸肌膚都令我迷戀,然而我卻無法再擁有。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到底意義何在?難道就是為了傷害之后的刻骨銘心將他一輩子牢記嗎?如果是這樣,我拒絕命運這樣無聊的捉弄。

    他也看著我,眼睛里癡纏著無限的傷痛,晶瑩的液體積水一般漸漸盛滿眼眶,似乎看不夠我似的,半晌,他狠狠地搖頭:“不!我拒絕這樣的結果!我說了,如果你現在無法原諒我,我可以重新追求你,你看我的表現再做決定,清清,我們重新認識一次好不好?從名字開始,只要你愿意給我機會,我再也不會傷害你了,我以后都乖乖的,我再也不敢了……”

    長臂一伸,將我拉進懷里,力氣大得幾乎將我勒窒息,他的低泣聲在我的耳邊如雷炸耳,幾乎刺穿我的耳膜,我懵懵地,身體失去了意志,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我和江楚楚真的沒什么,那天晚上,只是偶遇,我喝多了,她是送我回來的,不過后來我就將她趕走了,即使喝多了,我也記得你身上的味道,別人的味道我接受不了,我沒有騙你,我沒和她之間什么都沒發生,以前不會,以后也不會,永遠不會,我只愛你,只想要你,你到底懂不懂我的心?”他喃喃地,生怕我不信,似乎每個字卻用盡了全身力氣。

    被他一說,我又開始搖擺了,是不是應該相信他?可是我的心又把自己掰了回去,真是太沒出息了,為什么他哄兩句就搖擺了?要堅定,要堅定,這么一件事上堅定,怎么能堅定好自己的人生呢?

    不容我再說話,他拉著我的手就走,“走,我們回家,我以后都守著你,哪也不去。”

    我低頭一看,才發現他的手背上有大片的血漬,應該是剛才拔針管太用力留下的,那個小傷口還在往外冒著血珠。

    我心一痛:“你手流血了!”

    于是就去包里找東西幫他擦。

    他拉著我不放手:“不用管,一點小傷死不了人,如果你不要我了,死了也好,省得天天活在痛苦中想你。”

    負氣般的話,令我心中一痛,甩開他的手,去拿濕巾幫他擦,我氣呼呼地說:“要死你找個沒人的地方死,別死在我面前。”

    他一聽這話就乖乖的伸出手到我面前,不說氣話,也不反抗了。

    我拿出濕巾溫柔地幫他擦干凈,又拿了一塊干凈的紙巾捂住傷口才作罷。

    他盯著我的動作,突然小聲地嘟囔:“我不能死,我要活著照顧你,要是以后有別的男人欺負你,我還得替你揍他呢。”

    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只有翻來覆去的悲傷席卷而來。

    “我送你回家吧,你回家好好休息兩天。”走到停車場,他仍是牽著我的手,我看著雙手相握的地方心里又一陣凄然。

    “我不回,我要跟你走,你去哪我就去哪。”他又開始無賴了,將我的手抓得更緊。

    “那我送你去媽媽那吧。”正好他生病媽媽也知道,也很想照顧他,當然這樣我也放心。

    他沒意見,默默地上車坐好,如同一個乖巧懂事的孩子。

    一路上我的情緒都非常低落,他也沒說什么,只是視線一直黏在我的身上,不同于之前的沉默會尷尬,反倒有一種難得的靜謐感,這念頭一想,我就覺得自己瘋了,吵完架反倒和諧了?
波叔一码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