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老婆大人有點拽 > 第676章 執念很深
    “你這樣,我更不好意思了。()”歐陽茉兒說著摸了摸鼻子,就自己剛剛的言論而已,若是碰到個小氣的,非要跟自己急眼不可,但陸曼詩,竟然還很大度的說謝謝,也是意外得很。陸

    曼詩伸手,抓住了她的,“不用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是因為出于對我的關心才說了這么多,換作是別人,還不一定會理會!

    “我突然的有幾分喜歡你了!睔W陽茉兒低垂著眼眸,視線落在了她握著自己的手上。

    “意思是,你以前不喜歡我嗎?”陸曼詩愕然的問,應該是沒有想到,自己的人品會這么差吧!歐

    陽茉兒點頭,“是這樣沒錯,但跟你本人無關,可能是因為你是皇甫君澈的未婚妻吧!而他那個人,你是知道的,之前對少卿做過很多壞事,所以,也就連帶的覺得,你也是那類人!薄

    對不起!君澈他,確實是做了很多的混賬事,但幸好的是,他現在已經改過自新了!标懧姾苁潜傅牡,別問她為什么會覺得愧疚,只要頭上頂著一天皇甫君澈未婚妻的身份,她就得為他所犯過的錯而付出應有的態度!

    但愿吧!”歐陽茉兒扯出了一抹笑,對于皇甫君澈的為人,她還有待考究,不會輕易的去相信。

    陸曼詩沒有再說話,畢竟她不是當事人,所以,不能祈求她去做出原諒,只能是起到和事佬的身份。

    而提到皇甫君澈,他此時正一臉怒容的瞪著自己的父親。

    “我不是說過了嗎?這事到此為止,為什么你還執迷不悟!

    “什么執迷不悟,那個位置,本就應該是你的,憑什么讓東宇那個二流子去霸占著不放!被矢Λi照樣的圓睜著眼,氣惱的瞪著自己的兒子。

    場面,很是劍拔弩張,感覺一觸即發!

    他是不是二流子,你自己不是比我更清楚嗎?別忘了緋色!被矢涸谡f這話的時候,嘴角勾著一抹輕嘲,很是鄙夷的樣子。

    “那只是湊巧而已,真以為他有那個本事嗎?”皇甫玦很是嗤之以鼻,并不認為,那是皇甫東宇的實力。

    人有的時候,就是那么的狹隘,承認別人比自己優秀,往往特別的困難。

    總是想著,把別人踩在底下,各方面都不如自己,才會心生歡喜之色!

    爸,認同一個人,就真的這么困難嗎?東宇他表面上看似吊兒郎當不假,但是,那只是他的一種偽裝而已,真正的他,可沒有你想象中的平庸,否則怎么可能會把緋色經營得這么好!被矢旱秃鹆嘶厝,因為不知道該怎么的說服他,所以很是無力得很!

    那不叫做認同,是認慫,我怎么就生了你這么的一個兒子,沒有半點的戰斗欲!被矢Λi的心!那是痛到了一個極點,想自己,那么費心的去為他鋪路,可他卻好,不配合就算了,還拖后腿,想想便郁結到不行!

    戰斗欲,那是用來對付敵人的,而他們,是我的兄弟,你為什么一定要我跟他們相殘,才能甘休呢?”皇甫君澈真的是看不懂父親,這不愁吃不愁穿的,他究竟還在追求些什么。

    皇甫玦嗤之以鼻的一笑,“兄弟?你把人當兄弟,他們有把你當兄弟嗎?若是有,怎么不見把總裁之位讓你,兒子!醒醒吧!人心,沒有你想象中的簡單!薄

    但也沒有你想象中的邪惡不是嗎?”皇甫君澈冷笑了下,對于父親的話,不打算再予以理會!

    你……你這是想要氣死我不成,也不想想,我做這些,都是為了誰!被矢Λi見兒子不受教,已經氣急到不行,卻又不能拿他給怎么著,這罵也罵了,打也打過了,難道說,非要逼自己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不成!

    為了你自己,別說是為了我,你還沒有那么高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之所以對亞光集團的總裁之位這樣執著,是因為什么,還不是因為,你的私心在作祟,你的自尊心,不允許你輸給了大伯,所以,便想著由我去給你扳回這個面子,可惜的是,少卿他的能力,遠遠的凌駕于我之上!被矢旱淖旖,掛著冷嘲的笑意,父親的心思,他一直都懂,正因為懂,當初才會事事聽從于他,以為那便是對他最好的孝敬,可現在看來,自己那完全就是助紂為虐;

    甫玦的目光,凜然的凝視著他,完后霸道的道:“既然知道,那小子是你的阻礙,那你,就應該把他給除掉才對!

    “然后呢?再除掉東宇嗎?是不是,讓我最后,連你也給除去呢?”皇甫君澈的聲線,瞬間的變得肅殺,過往有多不堪,現在的怨恨就有多深!

    做大事者,不拘小節,就應該六親不認,如果說我阻礙了你的前程,我不介意,你連我也除去!被矢Λi肯定是魔幻了,否則怎么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甫君澈的身子,往后退了好幾步,“爸,你讓我感到害怕,也讓我感到心寒,殺父這樣的事情,你竟然可以說得如此的云淡風輕,是你過于的沒有感情,還是說,我的三觀出現了問題!薄

    是你太過于的懦弱無能,看看少卿,看看東宇,他們哪一個是善類,就你,被人賣了還不自知!被矢Λi從不絕對,自己這樣的一種做法有什么不對,既然想要成功,就必須得要殺伐果決!

    如果說,成功要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那我選擇無能吧!至少這樣,不會夜里常常做噩夢!狈畔铝素澞,這些日子,他睡得無比的踏實,而不再擔心,會有人半夜找自己索命。

    “你這是想要氣死我嗎?”皇甫玦說著,忍不住的抬起了手,但卻久久的沒有落下。

    因為兒子的目光,正玩味的睨視著他,有著悲涼下的那一抹嘲笑!

    打吧!只要別讓我配合你,想怎么打都行,我受著便是!被矢赫f著輕闔上了眼簾,也不知道,是怎樣的一種傷痛在糾纏,竟然讓他如此的逸冷清絕。

    “不配合我也行,只要不成為我的絆腳石便行!被矢Λi見他這樣,自知無法讓他跟自己再站在同一陣線之上,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

    皇甫君澈目光復雜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說道:“只要不傷害他們,公司你想怎么玩,我都不會插手,這是我對你最后的孝道!

    說完,大步的走出了家門,就好像后面有什么追著他似的,是那樣的迫不及待。

    搜【完本網】秒記:{\(e)\}書籍無錯全完結
波叔一码中特码